我有一個勉強算是一起長大的表妹. 小時後有那麼一陣子, 他住我家.

但是我從小就跟他不合, 有時候會氣到想把他生吞活剝.
如果問我這世上有沒有我恨的人, 目前為止, 就是他了.

表妹的媽媽我阿姨認為那是因為我們兩個個性不同的關係.
事實上, 所有跟我合得來的人, 沒有一個個性跟我相同.
我的好朋友們, 沒一個邋遢過我, 沒一個浪費時間多過我, 沒一個比我喜歡爆粗口, 沒一個寫字比我醜.

還有, 沒有一個跟我一樣喜歡肌肉男.


(呼, 引言有點長.)

唯一一個有某些共通點的, 是眉批功力有犀利的小強.

小強這個名子的來源, 是因為我們兩人自認自己的適應力及生命力不輸蟑螂.
也許那天世界要滅亡了, 存活下來的會只有蟑螂跟我們.

我跟小強曾經同班過, 是我在社區大學的倒數第三個學期, 算來是我浪費生命的第三年.
那是一堂地理課.
我一直認為那會是一堂很恐怖的課(其實並不是), 若不是系上規定, 我根本不會選.
也因此拖到了最後才拿.

第一堂課, 我以為我走到了ESL的班上.
活力充沛的教授讓每個人報數, 從一到四, 之後報到相同數字的人要跟對方自我介紹.
我跟小強都是一號.
四個一號全是碎嘴者, 集中分成兩個小組後, 兩個兩個聊天聊個沒完沒了,
所以其實那一堂課我都沒有跟小強講到話(還有他的partner).

提早下課後, 我打電話給恐龍阿姊, 跟他說可以來接我回家了.
這時候小強也在我身後講電話, 掛斷後--
小強: "你也是台灣人喔!"
我: "對啊!" 當時還保有看到陌生人會假裝一下的客氣, 不料兩分鐘後完全破功.
小強: "你哪裡人?"
我: "雲林, 你呢?"
小強: "什麼! 雲林!! 我嘉義ㄟ!!"

兩人差點沒興奮的勾著手跳起大腿舞.
蓋因在北美洲這片大地上, 所能遇到的台灣人多是台北人, 台中高雄次之, 台南又次之.
至於其他小地方, 尤其濁水溪以南, 可能住了十年也遇不上一個.
更令人感動的是, 對方都知道自己在台灣的學校.
(雖然我覺得小強那個根本沒啥了不起啦....
那所學校本來就很多人出國, 恐龍阿姊一個朋友是小強學姊, 弟弟還跟小強國中同學)

之後的記憶我有一大片空白, 好像就是開開心心一路聊天到停車場吧.

我跟小強的共通點, 多到誇張.
例如我們兩個的本名, 都是陽剛地一踏糊塗.
記得小強跟我說她中文名字的時候, 還一臉了解地跟我說: "很少見吧~"
我: "是很少, 可是我的名字也是這樣雌雄難辨耶~"
小強當場在樓梯間叫: "真的, 是什麼寫來看看!"
當然也是有不同點的. 小強的名字隨便一個字的筆劃都跟我三個字加起來差不多, 甚至還有更多的.
我猜她小時候一定有寫名字寫到想哭.

小強耍無聊的程度跟我也有拼.
某次一進教室她就跟我說: "你的車是無敵鐵金剛."
這人竟然無聊到提早到校去研究我的汽車照後鏡.
只因為前兩天我跟人家擦撞, 不知道怎麼著把人家的照後鏡整個撞掉, 自己的卻連條括痕也沒有.

如果世間有害朋友花大錢的人, 那個代表一定是我.
有天上課小強遲到, 我還以為她睡過頭了.
結果事實是他去買狗.
原因呢, 是有隻進讒言的恐龍想到就跟她說, 要治療怕狗的唯一方法就是養狗.
所以她為怕狗的小弟買了狗, 那個月信用卡還爆掉.
之後偶爾我會帶恐龍狗去她家, 順便讓兩狗交交朋友.
據說小強小弟聽說我要去都會一臉驚恐的先問: "那那個姊姊會不會帶大狗來?"
對了, 三角龍也對自己的讒言付出了代價, 那陣子我是她家狗的專用剪指甲師.
(不過, 我要小小申訴.
我可是有強力推薦流浪動物之家的, 小朋友沒看到不會害怕的狗, 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小強是個非常入世的人, 俗務多到以噸計算.
而三角龍是一個很懶的人, 雖然擁有三秒鐘跟陌生人混熟的特異功能, 卻不肯讓自己融入人群,
寧願窩在家裡看沒營養的書-- 當然如果事關吃喝玩樂又另當別論. 若無關吃喝玩樂, 則事情越少越好.

我覺得不能再寫下去了, 會越來越多.

在這裡quote一段小強自己一定也不記得的爆笑對話.

小強: 我會不會是你家的小孩?
我: 蛤?
小強: 以前垃圾車不是都有子母車嗎? 我一定不小心掉到子車裡面, 就被載到嘉義了.
我: .....
小強: 反正我跟你姊也有點像啊.
我: 你跟你媽比較像吧?

所以那陣子我們兩個稱呼對方子母車小強.

最後, 要以我們兩個最大的共通點來結尾.
有老人緣小孩緣動物緣, 缺乏異性緣 噗哈哈哈~

謝謝觀賞.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