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裡的天花板漏水,
我想有兩個可能.

1. 牆壁吸水度已達飽和
2. 樓上的問題

第一點要需要專業來抓, 我沒辦法,
只好先上樓敲敲門看是否他們之前裝修房子敲壞了地板.


我家正上方是新搬來的, 搬來之前還大肆整修過.
說實在我踏出電梯的時候還嚇了一跳,
沒想到連整層樓的地板都做過啦~
(我們家是跟我一樣老的破國宅, 本來只有水泥地板的)

事實上這位鄰居還沒搬來就給我詛咒過幾千幾百次,
若不是發現他們家有隻黑狗, 我想我會繼續詛咒下去.

裝潢前不聲不響, 某天恐龍阿姐睡到一半就被吵醒了.
(當時恐龍還在上班, 謝天謝地)
我說, 好歹你也在電梯邊或佈告欄上貼張告示吧? 沒品.

一開始倒是還好, 八點開工六七點收工, 我也沒怎麼被吵到.
到了禮拜六, 一樣八點把我們鑽醒,
我就開始罵髒話了.

到後來, 可能在趕工, 周六週日都開工不算,
平日有時敲到晚上八九點甚至十點的.
(喔! 我好想念加拿大那假日週末不得動工的法律)

整棟公寓被吵了幾個月,
屋主不聲不響就搬進來, 沒個道歉沒個賠禮的, 沒禮貌.

好吧, 這可以解釋為何我去按電鈴的時候,
那長著一張刻薄臉的屋主會寒著表情來開門了.
也許從他出現在這棟公寓的那天, 就無止無盡地跟所有的鄰居吵架.

我表明了來意, 可能講話還算有禮貌, 他也就開門讓我進去看.
雖然我覺得他是想讓我看看他們的新格局(因為原先跟我家是一模一樣)以得到稱讚的,
但因為本人非常不爽他一直打斷我想要說的話(語氣還非常冷淡令我很想巴下去),
即使覺得那房子改的不錯, 也不想說出任何好話.
(很明顯唷, 那位小姐不停的跟我說: 改這樣很好啊, 你們如果也改一下就很好住啦...)
只是儘量有禮的表示, 因為我家漏水所以上來看看,
也知會一下, 若之後請師傅來看有可能需要一起看他們樓上.

看完了, 場面話也說完了,
看不到狗(可能以為狗會嚇到人帶去房間裡了)我就打算告辭.

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去"拜訪"的都是講話不客氣的人?
屋主忽然又把我拉住, 跟我講了一些他認為的鄰居相處之道.

"唉唷, 我為了做這個地板, 跟大家都吵架耶!
還有啊, 他們竟然在門口曬棉被!"

我: "地板做起來很好啊, 現在大家應該也開心了吧.
至於曬棉被沒什麼大不了啊~"

"那這樣我也可以曬內褲啊!"

我還真想大笑著說: 那你就曬啊, 如果高貴的閣下願意把自己的內褲展示天下,
我想鄰居不但不會介意可能還會拿他自己的出來比咧!

算了, 深呼吸, 我是上來講漏水的事情的.
結果俗仔三角龍說: "別這樣想, 國宅嘛, 你要住在裡面的人多有素質?"

"人家我以前住的國宅不會這樣啊! 我覺得是里長都不推動!"

切~ 干里長什麼事. 一個里那麼多國宅, 還在這種爛區, 管治安管衛生管不堆雜物都沒空了,
里長才沒空管你曬棉被還是曬內褲.

"那, 請問你之前住哪裡?"

"內湖呀~ 也是很幾千戶啊, 大家都不會這樣哩!"

我乾笑, 不想繼續敷衍下去, 隨便再講兩句場面話按電梯下樓了.
面子還不錯, 刻薄小姐還在他家門口跟我掰掰.

是, 我知道內湖跟萬華比起來是比較好的區,
這你來萬華之前就該知道了吧?
既然那麼高級何必來我們平民區呢! 要住平民區就要有平民的樣子, 這是基本禮儀.
為了賺那房子的差價, 這不是平白找氣受嗎?

所以我逃難似地回家後第一句話就是: 阿媽!!!! 幸好樓上那個不是搬來我們這一樓!!

阿媽更狠: 啊棉被是多久曬一次? 
他的狗天天吠天天掉毛有沒有想到人家要怎麼包容!


對吼, 樓上現在用白色的瓷磚地板, 好多黑黑的狗毛唷~
(大家都知道, 狗毛會飄來飄去不會乖乖在門內的!)

樓上可能為了不要人家在他門口曬棉被, 擺了一盆好大的樹在走廊上.
我是覺得...更不方便了.
加上他不是最邊角那間, 一大棵樹放在路中間真是怎麼看怎麼怪啊!

三角龍ps:
kitty姊跟小蓒都住內湖, 我沒有影射你們喔!
純粹是不爽樓上鄰居!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