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景是某個有錢人家(送過我們短命杜賓狗)的婚宴流水席,
衝著一桌一萬二,大熱天也去吃。


跟我們同桌的是主人工作上的x師,一家子冷冷冰冰連聲招呼也不打。
其實不打招呼沒甚麼,反正菜上來就各吃各的。
椰子湯圓、冷盤時大家還滿客氣,第二道菜排翅雞羹上來時就可以看出人性了。
只見那一身C牌裙裝的x師太太用超快速度幫家人舀羹,
而剛好新X地提供的碗又超大一枚,
所以,等鍋子轉到我面前的時候,排翅已經幾乎沒有了。

沒吃到不打緊。
排翅不是我愛的食物,吃這類食材也跟我虛偽的保育態度有所衝突,
但同桌用餐的人如此不要臉還真的讓我一把胃火直衝青天。

可能感受到我的殺氣,之後每道菜那師字輩太太真是卯起來搶。
輸在年紀小歷練不足臉皮不夠厚,每次都搶輸。
最扯的是,蒸魚上的時候剛好放在我面前,我都還沒夾好咧,
那一身高貴的太太拿起湯勺(是的湯勺,因為跟著蒸魚一起上桌的湯匙在我手上)
以西風捲殘雲的速度+狠勁幾乎掃光那尾魚。
估計我們一家四口剛好一人只吃到一口。

好吧,技不如人,臉皮厚度也不如人,我認了就是。
最後一道菜是台朔羊小排。
基本上我們家不是很愛吃羊肉,所以只恐龍爸吃了一小塊。
反正最後一道菜了,大概吃不了多少,就打算等下打包一些帶回辦公室給大家吃。

這時候看到x師一家非常喜愛的樣子一直挾,三角龍跟恐龍阿姐就很有禮貌稍待。
過一會x師太太問我們要不要打包。
恐龍阿姊:"好啊,不過你們先吃,吃過了再包。"
誰知道那專業太太原來是聽障人士;拿起裝冰塊的塑膠袋(冰塊已經用完可是袋子裡都是水)開始包。
我們母女三人真是一整個傻眼啊。
x師女兒:"媽,好了,人家也要包。 "
x師夫人:"呵呵呵....." 笑得禮貌,可手上動作一點沒斷過。

我。。。。終於見識到甚麼是衣冠禽獸啊。以前真是活在象牙塔裡呢。
不是我自誇,恐龍狗吃飯的規矩都比較好。
真得意。

場景是火車上。

越貴的車等就越會發生我最恨的事情。
很多家長不知道是買不到票,還是嫌貴不買,寧願讓小孩沒位子坐一路吵。
有時後吵到我肝火之旺的,為何我花四五百塊買自強號還不能一路安靜睡到台北?

(上次還有一個小妹妹在自己的位子吵不夠,跑到專心閱讀壹週刊得我面前:
"黑色的夜~白色的夜~@&*(#&(*@滾出去~ 偶速光之美少你!!!"
真是讓人不知該做何反應....)

(我如果睡眠強烈不足,就會屎爆一張臉請家長管一下小孩。
不過通常成效不大。現今的沒地位家長跟小皇帝小女王真是多啊。)

現在是暑假,買站票的人數也就更加多(從周五南下周日北上到無時無刻),
加上海洋音樂祭,真是擠到又熱又悶又臭。
真的非~常~臭~ 
臭到我第一次後悔沒有隨身攜帶香水的習慣,
臭到真想請車掌跟台鐵反應可不可以不要賣那麼多站票,這樣他查票也比較輕鬆不是嗎。

但這次發生我很感動的事情喔!

車廂有兩個小孩,一個年紀大點的在最末端一路鬼叫(幸好離我很遠),
一個小一點的只偶爾發出一點嗚咽聲。
我好奇回頭看了一下,兩個位子,兩個大人一個小孩,
兩個大人都很努力在哄小孩不讓她哭出聲。

後,這點我一定要說。
他們是原住民,穿著打扮看起來社會地位不高,一般平地人認知裡的番仔。
但是非常~非常文明
除了這三口,還有好幾個年紀不等的男孩女孩。
一路都玩得很斯文,盡量壓低音量。
有人下車,佔到了位子,還讓給其他也沒位子的老人家。

我旁邊是三個福佬胖小子,媽媽一直念,小孩不聽,媽媽就繼續念,小孩還是不聽。。。
媽媽甚至還用英文念咧,真是高級。
不過小孩還是不聽

他們一行四人只佔到一個位子,兩個沒位子的小孩就在走道上亂動,還一路吵,就很臭。
(不是我特別高雅也不是我自己從沒一身汗臭過,
而是他們的衣服也太髒了,還有破洞,加上濃重酸味真的讓人很想吐)
幸好他們不久後就下車,我真是大大吸了好幾口不酸的空氣才沒昏死啊。

這給我一個教訓,
以後帶小孩出門,無論如何上衣多備一件,至少上大眾交通運輸工具時可以換上。

寫了一堆廢話後,我忘記本來要講甚麼了....

好像是,在追求高學歷、 專業工作、外語能力之餘,
好像也失去了甚麼。
(嗯,也有可能是劣根性放大...)

好吧,想到再補上好了。
(可能再也想不到了吧....)

全站熱搜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