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時後的世界很小,爸媽,姊姊,阿公阿媽,表妹,叔叔,姑姑姑爹,
隔壁有著長辮子的姊姊,對門賣油飯一家,樓下雜貨店老闆,水果店老闆,大概只有這樣。



直到回南部生活,我才知道原來我們家人還頗多耶。
不過也只是「頗多」而已。

一直到了曾祖母過世那年,我才知道家裡的親戚有多少。

那年我不知道是三年級還是四年級,
跟表姊一起放學,統一由一個大人帶到四叔公家(好像)。
念經不知道幾天一次,小孩子不耐站,只覺得好累好累,
經文好無聊又聽不懂,香煙繚繞更是讓人昏昏欲睡,
這樣子阿祖真的會開心嗎?

家裡辦喪事應該要難過,但對中年級的我們來說並不。
繁文縟節一向是大人的事情,該煮該拜也不是我們要做的事。
我們忙著跟其他的表姊妹堂姊妹聊天玩耍,忙著數人頭,忙著記得這是誰那是誰。

出殯那天,長長的送葬隊伍不知道連綿幾公里,
路旁用紅布條硬拉出人行步道,大家就沿著布條行進。
輪流抬著棺材的似乎是恐龍爸那輩的堂兄弟,
依照習俗不能刮鬍子的這輩人人看起來都很頹廢。

還有人沿路拍照。
我家收到的相片裡,我穿著代表第四代的藍紅孝衣,
同年齡的堂姊手牽手,每一張都笑得燦爛開心。

我們當時是在聊什麼啊?
整個跳tone到不行。

我到現在都想不起來那天是怎麼結束的;
我的記憶從遊行直接跳到在四叔公家玩耍,中間那一大段都忘了。

阿祖最後是火化了,忘記是沖到了誰的生肖,我跟表姊二叔還有不知道誰沒去。
但我到現在都還記得當時玩的白癡遊戲。
我們跪趴在四叔公家的水坐墊上,手拉著墊子的一端用膝蓋讓自己前進。
看起來就像是一堆毛毛蟲啊。

=======================================================

之後,這樣大規模的家族聚首,似乎再也沒有了。
只有每年清明節,才能聚集到一部分的家族。

缺席了十年的我,終於又有機會參加祭祖活動,
雖然我覺得阿祖應該已經不記得我了吧@@

看著堆放在地上的紙錢,我開始模模糊糊認知古早人「多子多孫多福氣」的觀念。
像阿祖這樣子孫眾多,
只要大部分的後代別不成材,
大家各自準備基本配備的供品紙錢,就是好大一筆數目耶!

 

報紙上都會教大家掃墓小撇步,
什麼不要穿紅衣啦,回家前要洗手等等,
但是,我們不是去祭祖的嗎?
不是應該開開心心跟家族團聚嗎?

所以我們家每年都會去吃喝啦!
(若是時間許可還會去糖廠....糖廠跟旁邊的公園每年清明生意都好好,
香腸熱狗冰棒都大賣...我今年差點買不到想要的冰棒,超誇張)
雖然說一年才這麼一次,不過也多少讓我重溫(?)曾祖母過世那年的陣仗!

三角龍PS:
我們家少買一份紙錢,最後只好停在路邊隨便買。
結果買來的配備不但有台幣跟美金,
還有999.9純金的金條金元寶,金條的盒子還寫著金庫純金。
好幾個叔叔都來問是哪裡買的,這種搞笑紙錢,還真是可遇不可求啊...

希望祖先有很開心的笑納去~

全站熱搜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