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著過敏皮膚的三角龍,基本上一年四季都穿著棉花材質的衣服。




冒險王去了Gujarat,一個我只在八年前的課本上背過的地名。他們採訪了棉花工廠,好多人在工廠裡工作,整理著生棉花。難以處理的棉花籽透過機器跟棉花分離,同時也製造了許多飄在空氣中的棉絮。飄絮很像飄雪是很美沒錯,但工廠作業員各個白髮蒼蒼,且沒有任何防護的工具。

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自己的食療祕方,像是台灣早年成衣廠員工相信豬血可以拔去肺裡的棉絮?

在先進國家的人超有人權、進化中國家漸漸假裝重視環安的同時,落後國家的人卻還在很糟糕的環境中工作—沒有空調、沒有護具;工資低廉、伙食不優。人命在這邊比螻蟻還慘,至少螻蟻還能選擇趨吉避凶,不用為了生計冒生命危險。

而犧牲了這些廉價作業員的健康所做出來的衣服,可能在先進國家一件只賣個幾十塊加幣(現在美金不值錢了所以我要用加幣當比較,噗),人人負擔的起就他們自己買不起。但更悲慘的是就是算一件賣到上百上千加幣的所謂精品好了,這些人的工資可能一天也不到一塊錢加幣。然後最最悲慘的是,他們要是放棄了這份工作,全家可能會餓死。

記得以前看過某紀錄片,主題是盜版名牌。歐美國家的女性聽到「啊這些盜版包包—跟真品長得一模一樣的包包,是小童工做的」的普遍反應是「that’s it, I am done with it.」然後決定不再購買盜版包。但他們沒想到、可能也想不到的是,這些犧牲了玩樂讀書的時間、犧牲了眼力,用纖細的手指製作盜版皮包的小女工們可能是家裡很大的經濟支柱。他們沒有了這份工作,家裡弟妹怎麼辦? 年輕時操勞過度加上生活環境不佳的父母也許一身病痛等著醫藥費?

又像是台北市當年廢掉了公娼,許多人乾脆轉而當私娼。也沒錯,你要他們「改邪歸正」好了,年紀也有了又沒啥一技之長,還急著要用錢,他們能怎麼辦?賣淫這古老的行業之所以可以興旺幾千年,又不是沒有原因的。把檯面上的東西搬到地下做,說真的我並不覺得這樣的台北市看起來進步了多少。

人權跟現實有時候本來就無法共存。

又扯遠了。其實一開始只是很感慨我那麼喜愛的服裝材料要犧牲這麼多人的健康才有。幸好我一向都只買打折貨,反正這些都馬是暴利。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