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運落幕了。
電視上出現緩緩上升的梅花旗,還有國旗歌。

雖說台灣這幾年來出外比賽都不能播國歌讓許多人覺得很怒,
但我個人是喜愛曲調輕快的國旗歌多一點的。
國旗歌較為白話的歌詞也一向讓我比較有感覺(感覺不是共鳴啦...我並不覺得台灣東亞稱雄啊!)


聽到國旗歌啊,就會想到那年九月的那個早上。

阿公帶著我走過大馬路上小學,為了安撫我不安的情緒,還在巷口小店買了一本小叮噹漫畫給我。
(童年時期要擁有自己的書真是奢侈到不行的一件事...搞不好就是這樣現在三角龍跟恐龍阿姐才喜歡亂買書)

那天開始我過著每天一二三四五六都要升旗的日子。

低年級時並不覺得升旗是一件苦差事,當然很大原因是如果大人們要訓話很久,通常都會讓低年級學生先回教室。我每天早上開心地排隊到操場升旗,聽著國歌國旗歌,看國旗緩緩上升。那時候覺得旗手姊姊真是厲害,總是能在唱到最後一個"滿~地~紅~"時把國旗升到頂端。

童年時期的三角龍用了不很長的時間就記住了國旗歌與國歌的歌詞(國歌用的時間久了點,歌詞實在太艱深了),甚至快過我記住班上同學的名字。而且之後再也沒忘記過(低年級同學的名字只寄住兩個,而且只記得音不記得字),上國中那年課本一打開就發現送分課文當場偷笑,我根本不須花費一絲精神就能完整默寫出來。

後來不愛升旗了。看電影也不需要先唱國歌了。現在的孩子可能也不需要默背國旗歌歌詞了吧。

而我卻很懷念那個小小的我,充滿著朝氣充滿著快樂。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跟柯南一樣永遠都是小學一年級。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