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良出了新歌加精選。


還真的是很精選,竟然,連「掌心」都包括在內。

「掌心」這張專輯對我有奇怪的意義,因為聯繫著我到目前為止最爛的一段生命。
當年我離鄉背井,英文超爛(比現在再爛個幾百倍),沒什麼朋友,也跟外界格格不入;
跟最恨的人共用一個房間,沒有腳因為住在沒有公車的地方而且不會開車也沒車開;
寄人籬下,且蠢到不知道其實自己付了很大一筆寄宿費,所以很多事情都不敢要求。
一言以蔽之,當時的我很孤單,很無助。
並有點輕微自閉,總喜歡把自己藏在角落裡,不會主動找人講話,
別人來找我講話反應也很慢,要不就是根本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跟現在(還有童年時)聒噪、有時還要主導話題的我差了十萬八千里。

Anyway,當年勇不需提,當年的痛苦也不用多講,反正過去了。
而且憑良心說,我也不是完全沒有學到東西。

那時候還不會上網,網路也還不流行。
我跟台灣的聯繫就是世界日報(新聞都馬過期!!! 還挑爛的報!!!),還有恐龍阿姐偶爾寄給我台灣的流行音樂。
第一張無印良品(還是卡帶),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聽到的。
從收到開始就狂聽,聽個沒完,聽到我覺得帶子都要壞掉。(驚!! 原來我十年前就是星馬幫了嗎?)
對我來說無印良品真是耐聽到成謎。
話說打工的店裡面有六張CD連續播放,通常兩三個禮拜後我就對那些音樂膩個半死只想偷偷去換成林俊傑;
怎麼一張「掌心」可以讓我連續聽好幾年不膩?

唉又離題。

每次聽到「掌心」專輯裡面的任何一首歌,便無可避免地想起大西洋城。
當時的寄宿家庭非常熱衷於去大西洋城度假,幾乎一有長週末,就一車開上大西洋城。
其實大西洋並不吸引我;我很愛錢卻不太能夠忍受Casino裡面無止盡的零錢掉落聲(其實年紀也還不夠),
也無法長時間待在陰暗又嘈雜的電動玩具間。
我唯一感興趣的是夾娃娃機(可是我都夾不到),還有那條長長的,泛著鹹鹹海風味道的木板走道。
於是最常做的事竟然是聽著隨身聽,在boardwalk上來回行走消磨時間。
隨身聽裡總是無印良品的那張「掌心」。

「掌心」當然不是我擁有的唯一一張唱片,但為何只有聽到掌心才會想到木板走道,
大概是因為狂迷戀「掌心」那段時間特別常去大西洋城吧。
但事實上因為年代久遠,我已經不記得了。

三角龍ps: 少了品冠的聲音,掌心也不再是掌心了。
為什麼要拆開一個這麼好的團體呢?
也是個謎。

三角龍再PS: 這時候就不得不來怨嘆一下。
當年恐龍爸媽想的很天真,什麼成績不好的問題一出國就可以解決了。
事實證明,即使生活是那麼黯淡,我也沒有把心力投入在課業上,可能比沒出國還要花更久時間完成學業!

送出國真的不是解決一切的方法,台灣的家長們!

全站熱搜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