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上禮拜, 跟掰咖快要好的大燕去看林安泰古厝.

圖: 穿情侶裝的恐龍跟大燕, 背景林安泰古厝.

請一個背專業單眼相機的先生幫我們拍, 竟然拍出如此不知道在哪裡的照片
orz orz orz orz orz

我發誓我們沒有約好穿黑上衣牛仔下著帆布鞋.

還有我那頭真是超醜的...
早該在x年前娃娃頭失敗就該知道這種娃娃瀏海不適合我.
雖然我也叫emily不過不好看就是不好看,

現在已經看開又撥到一邊了~_~



當日行程很好笑.

我一早起來要先去郵局領符仔(那個禮拜一嚴重生病,
吐就算了, 連稀飯都吞不下肚, 吃藥吃到胃痛還強烈渴望糖果.
攤在床上一天, 直到恐龍媽幫我收驚了才勉強爬起來坐了一下,
符仔用掛號寄來台北, 病都好了才去郵局領...|||)

中午跟大燕碰頭, 吃我肖想了超級久的"添財日本料理".
(因為每次搭車經過都滿滿一屋子人哩)

其實西門町有公車可以直達林安泰古厝,
可是我們兩個很天真的認為搭捷運到圓山會比較快,
結果走了好遠, 還沒到古厝已經快要沒力氣了|||

(回家一說路程,
阿公: 蛤你們從圓山站開始走??? 那要走很遠耶!
果然懶得做功課要先問過阿公) 

中途好累停在一間廟買飲料...
那個自動販賣機賣的是紙杯汽水!
我還以為這種東西已經絕跡了咧!

三角龍超熱愛紙杯汽水, 因為:
1. 冰塊很多, 比較不甜
2. 我喝不完一罐易開罐汽水
3. 小時後在青年公園買紙杯汽水的回憶太美好了磨滅不掉

================================================

回程為了省一段公車票, 我們兩個又很歹命的從林安泰古厝步行到行天宮.
我本來就很能走那就算了,
大燕掰咖還沒完全好, 真是個超人耶!

走到行天宮的時候已經快要餓死.
安慰自己說那邊香火很鼎盛不差我們兩個的, 先買兩顆米糕填填肚子比較實際啦!

而且反正我們兩個也沒什麼要求的,
一人一枚米糕, 坐在廟外的花壇就吃起來了. 

吃完了也有點力氣了, 想說既然都來了就順便拜一下吧.
大燕問說要不要買香,
三角龍非常芭樂屎的說, 裡面一定有, 不要在外面買.

一進到廟裡, 看到飲水機就先跑去喝水了.
沒辦法, 吃米糕會渴.

喝完了水到處都看不到放香跟金紙還有捐獻香的地方,
再找找發現是由師姐拿了很多香在分.

師姐說一人分兩柱, 一柱拜天一柱拜關公等眾神.
沒差, 反正人家買來拜拜的米糕都已經進我肚子裡了,
拜兩柱香跟一把香也沒啥差別.

就在排隊拿香的時候, 我背後忽然傳來幽幽一聲:
"小姐...."

我莫名其妙回頭一看, 差點"鬼啊"喊出來.
我身後一個年輕女子,
整張臉皺成一個囧非常哀怨的看著我.

我: "什麼?"

她囧囧看看我的臉, 又囧囧低頭, 接著又囧囧抬頭.

靠杯, 是怎樣?
你的意思是我快要踩到你了嗎?

一臉狐疑, 我也囧囧看看他又囧囧看看地,
最後決定不理他.

大燕: "怎麼了?"
我: "不知道, 大概意思是我差點踩到他吧."
正常人不是發現快被踩到都會自己閃開嗎, 我又不認識她怎麼會故意踩他啊.
行天宮人那麼多, 不被踩到才是奇蹟咧!

我: "不爽, 連對不起都懶得說."
雖然我也不認為我哪邊對不起他了.

拿了香, 先拜天.
回頭看到囧囧小姐還是很囧地念念有詞.
好吧, 他大概卡到很多陰吧.
不跟他計較了.

《卡到陰之一》

有去過大廟的人都知道這種大廟的香爐非~常~大~
香要用插的基本上不可能, 只能用丟的.
至於丟下去正不正要看個人功力.

就在我用力一丟的時候,
香燙到旁邊一個太太的手.
因為, 他用他的手在, 過-香-煙.....

我第一次看到人家用肉掌在過香煙,
也沒有符仔也沒有衣服什麼的,
還挑那個人最多的大香爐, 是手上卡了許多陰嗎?
吼, 我只能說你被燙到活該.

《卡到陰之二》

就不得不想到恐龍阿姊的同事有次去行天宮排隊收驚,
結果被一位歐巴桑插隊.
當時她心裡也是想:
"這位歐巴桑, 阿某哩洗卡丟多少陰"
(請用台語發音)

《卡到陰之三》

行天宮, 真是個很多陰的地方啊...

《結論》

延伸閱讀:
大燕的【11-11-06】“掰腳”出關 -- 古蹟一日遊 Part I

三角龍ps: 北居易開銷
來回車資- 50
午餐: 200以下
台灣故事館門票- 30
林安泰古厝- 不用門票
紙杯汽水- 10
米糕- 10
晚餐- 100以下
合計: 400以下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