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六晚上, 跟著恐龍爸去參加格子社的聚餐.

(恐龍爸的扶輪社被我偷偷rename 格子社
裡面的社員跟夫人們真是狂愛格子,
大格小格, 真格假格,
愛到撞格也在所不惜)


這種打著服務社會卻只是聚在一起吃喝的社團,
從小給我的感覺就是一堆歐吉桑聚在一起拼酒.

只是曾幾何時, 拼的酒不只是適合"呼搭啦"的台啤生啤,
還從約翰走路到XO到紅酒???

酒是換了, 但喝酒的方式還是一樣.

才入席, 每張桌子就放上兩瓶紅酒兩瓶台灣尚青.
只是準備的杯子只有海產店小啤酒杯, 當然是沒冰過的.
有了葡萄酒卻沒有夜光杯(那是一定的, 反正又不是什麼美酒), 也沒高腳杯.

食物吃沒兩口, 那些歐吉桑又已經開始用小啤酒杯倒滿了一杯杯紅酒,
進行著酒到杯乾的莫名其妙喝酒文化.

紅酒好不好我不會分, 紅白酒也一向不是我會選擇的酒類.
那天拿來拼的紅酒, 我只能說, 澀死了, 澀到爆.
搭配台式海產料理更是怪到了一個極點.

只見那些喝紅了臉跟脖子的叔叔伯伯阿姨們,
發瘋似的一桌乾過一桌, 還有乾脆坐上別桌拼起酒來的.
另外一些則是開始荒腔走板的卡拉ok大表演.
更慘的是還有人酒過x巡便開始快樂似神仙.

吼啊, 這種鬧劇是要持續到什麼時候?

才一恍神, 已經有個為老不尊的叔叔拎著瓶生啤往我杯中倒.
半醉半清醒的也不知到底要跟我乾什麼東西,
我笑著喝了半杯意思意思, 硬裝著不會喝, 不然還不逼著一口乾掉.

也許對這些中年人來說,
他們在我這年紀已經喝遍大溪南北, 我這種遜樣還會讓他們嘆起一代不如一代.

只是這種拼酒法(還混酒),
喝完了回家後嘔吐、靠夭(恐龍爸屬靠夭型; 酒意過了一陣子就會忽然想起自己先前啥都沒吃, 要買宵夜)、
或隔天宿醉的, 就不知道有多少了.

三角龍ps:
難道是因為之前"紅酒有益健康"說造成現在台灣人改拼紅酒?
但聽話怎麼老聽一半, "飲酒過量有害健康"完全不留意?

三角龍再ps:
台灣人還真是耐操,
王家老爹已經收斂頗多, 不似當年從除夕喝開始上班前一天,
但我相信還是許多人這種喝法的.
真是個喝不垮的勇壯民族啊!
(三個人乾完四瓶紅酒(一般那種size), 還算是喝的少的, 就知道其他人是怎麼糟蹋酒的)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