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在外面晾被單的時候,聽到隔壁豬圈一陣吵鬧;
有豬的哀叫、狗的該該叫。



說真的,這種吵雜聲已經司空見慣,
所以我一開始也沒放在心上,繼續晾著一條又一條的被單。

可是到後來恐龍狗跟妮妮也跟著叫,
一直吠一直吠一直吠,好吵。
所以我就貼近靠近豬圈那面圍牆偷看。

他媽的,不看還好,一看我要去收驚。
我看到豬圈的主人拿著一支長長的鐵棒,
用力對著籠子裡面的黑狗戳去。

籠子不大,還關了黑黃二犬,黑狗怎麼閃也閃不掉。
牠發出凶狠的嗚嗚聲,還有咬人的聲音,
但是在被戳到幾次後,就只剩下該該聲了。

我不敢再看,抱著恐龍狗發抖。

下午散步故意走過去,
平時見我們經過都會意思意思吠兩聲的黑狗尾巴耳朵都垂著,很可憐。
因為黄狗跳起來,黑狗挪身體的時候看出來已經掰咖了。

我不知道為什麼黑狗要受這種待遇,
難道是因為他平時都只有意思意思吠沒有很兇狠地吠路過的人嗎?
那也不用這樣處罰吧,這是虐待不是教導。

蛤?我為什麼不去講還是報警?
其實,我很想,但我真的不敢。
如果那真的是惡人,他住在我家隔壁耶,我家裡就算平時沒人也有四隻狗跟幾隻魚,
要是哪天他潑我家汽油再丟根火柴棒我怎麼辦?

我想台灣的動保路推的這麼辛苦,除了根本教育錯誤之外,
還有就是大家都很怕被報復。

為什麼,我的身家安全,要靠動物來幫我維持?

真的很無力。真的。

全站熱搜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