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妮: 姊姊開車載我好害怕。




哼哼,一樣是ㄋㄧˊ字輩,
恐龍狗很信任我,王小妮很不信任我,差別真大。

王小妮: (害怕)...

帶小妮去看醫生,回程經過糖廠發現好熱鬧,
原來是虎尾驛新開張。

 

跟印象中差好多。
記憶中是醜醜的藍,醜醜的鐵皮屋頂。
至於再更早時期的型態-- 那五分車還行駛各個小鄉間的年代,則離我太過遙遠。

現在看起來是不錯美麗,
但總覺得怪怪的....

 修得太新了啦....


古蹟修復我是外行,但不遠處的雲林故事館,
怎麼就能夠在修復後還保有古味呢?

還說砸了八百萬經費...
沒轉手汙個五六成我才不信。
八百萬修出古味我還比較能接受。
就算是個大外行,我也知道尋找舊式材料、以舊修舊所花的費用高過全部翻新許多。




這是台鐵紀念館買來的月台牌子吧。
對不起,我整個感受不到政府對文化保存的誠意。

小孩玩得很開心。

but again, 這應該是台鐵的場景。
雖然糖鐵行駛的五分車年代我未曾經歷,但這個...~_~

是因為快要選舉了才隨便弄弄趕快開張吧。
你難道不知道很多文史工作者其實政治立場明確,有必要這樣討好他們嗎?
應該要討好的是我們這些興趣在不同事物上的中間選民吧?

討厭把一切記憶歷史生活全化為選舉籌碼的政治型態。


牆上的老照片。

 


現在館內展出甘蔗渣紙。
總覺得這個應該要到附近的台糖文物館才是呀....
一定要這麼混搭嗎...

 


"月台"?
還沒開放,但是桌邊一排桌子好像要拿來當餐廳用。
這樣那個月台要幹嘛,擺花盆嗎@@

 

窗外。

那就是傳說中運送甘蔗的火車。
以前物資缺乏,據說孩子們都會追在火車邊上偷甘蔗。

如果我生在那個年代,
嘴饞的我一定是爬上火車把甘蔗往下丟的死小孩。

強迫王小妮陪姊姊自拍。
小妮怒到連鏡頭也不想看。
(三角龍最近長好多痘痘臉都快爛了 竟然連背光也還看得出來)

糖廠的煙囪。
本來有四支,現在只剩下兩支了。

虎尾糖廠現在仍舊on duty, 每次路過一定要去買橘子水跟冰棒才甘心。

因著糖廠的設立,虎尾吸引了許多人來工作,並建立家庭。
沿著鐵支路往大街走,還會經過妓女戶。
小時候不懂,常常從那邊抄近路回家,
總想著怎麼白天老是大門深鎖,要到近晚才會有人煙。

傍晚時總會有人坐在門邊的小茶几嗑瓜子高聲談笑,
房子裡邊暗暗的,有些許紅紅綠綠的燈光。
現在想想大概是老闆娘/粉味小姐們跟圍場大哥開工前閒聊吧。

印象中看到的"小姐"們年紀都不小了,
在當年還算年幼的我眼中,有些根本是阿嬤了。

虎尾的紅燈區前陣子還上了新聞,好像要合法化吧。
就算能合法好了,不知道現在還有多少小姐在那討生活?

 

同場加映台糖宿舍(回家前當然要先去買冰棒)

↓                  ↓                 ↓

好民主的路呀。
上面那是消防栓吧?

 


但是沒有用...
房子還是燒了。
(最好是沒人住的地方還會自燃啦! 台灣人不放火是會睡不安穩嗎?)

 


討厭柏油路。
這是變相鼓勵汽車開進來吧。
拜託好不好,不要剝奪小鎮人們安心散步遛狗的地點好嗎?
到處都開放汽車進去,人要不要走?
這只是變相鼓勵大家都開車來,然後亂停車罷了。

我想大概又是因為選舉要到了快點隨意弄個自以為是的"政績"出來,哼哼。

 



應該是自己長出來的甘蔗...

王小妮: 終於可以回家了...好恐怖。


王小妮: 睡一下好了,睡醒就到家了...

三角龍os: 機車妮你可以再機車一點!

 

三角龍os:
好像上回去平溪的時候聽到,
日領時期私人產業為了開採物資而陸陸續續建立了鐵路支線是得到政府資助的,
採礦的平溪支線、伐木的阿里山支線、台糖小火車都算是。
運送貨物之外,也提供居民們對外的交通聯繫,間接促進了經濟的繁榮及文化的發展。


台糖的載客五分車已經廢棄幾十年了,本該接棒的客運班次不穩、常跳班、車子又爛。
要到別的城鎮,年輕人多以汽機車代步,
而不會開車的老年人口多只能等待家裡的晚輩假日接送,說難聽點,連看醫生都不方便。
若仍有五分車,他們是不是能夠自己搭車進城,再換接駁車或計程車看醫生、拜訪親友?


在外鄉打拼的遊子會不會比較願意回家?
今天若我是偏遠鄉鎮子弟,例如元長,我大概也只會逢年過節才回家吧。
不然時間都拿來轉車搭車,累得半死,一個周休二日待在家裡的時間才一天不到,
怎麼想都累啊!


在靠妖年輕人口外移不回家、聲聲呼喊輕軌電車或小電車捷運化的同時,
是否應該想想我們曾視為阻礙進步而隨意放棄的「大眾交通工具」?
若曾有的鐵支路路線還未被柏油填滿,有沒有可能沿著舊有路線發展出捷運一般的系統?


好吧,我知道我又在說夢。

全站熱搜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