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best friend is getting married, and her ceremony was hold in Poznan, Poland.

因為所以,東歐婚禮團三人成團,大頭、姵霖、三角龍,由三個不同的地方出發,
目標都是同一個— 遊樂東歐! 參加婚禮。

婚禮當天一早本來應該先去參加新娘的頒獎典禮,但因為我們找不到典禮教堂,所以我也搞不清楚新娘被頒了什麼獎(誰叫他很低調都不跟我們講清楚)。找不到典禮地點的我們因為三角龍很凶狠,所以大家去參觀poznan的市政廳。

很帥的建築物;牆上畫著的不是撲克牌國王(冷),
而是波蘭王朝立都poznan時領導這個王朝的歷代國王。



參觀完剛好快要十二點,還遇上鐘塔上的兩隻羊出來頭碰頭(油說這叫做撞羊)。

本以為會失散到婚禮開始那一刻,沒想到在之後我們前往附近shopping mall覓食時竟然遇上新娘的爸媽跟哥哥,便順理成章被撿回他們租的公寓休息(其實根本是去玩耍來著)。

大家忙成一團,沒事幹的大頭跟三角龍在旁邊吹氣球玩。


伴娘幫新娘化妝。
經過伴娘巧手,新娘的眼睛當場大了一倍。
畫面下方就是沒事幹三角龍的噗浪頁面,真是好惡劣啊我。

一件禮服要三人幫忙穿。

油非常超級瘦,完全沒有小腹,胸圍只有26, 還要挺胸吸氣,兩個人拉緊禮服兩端才能把拉鍊拉上,可見新娘禮服這種東西真不是人穿的(誤)。

 禮服穿好了,光美麗已經不足以形容。不過這不是我認識的油。

這個才是。

We are going to the church.
當天氣溫十度左右,我實在無法像姵霖或大頭露小腿。
幾經掙扎,怕冷三角龍還是穿了黑褲襪....

典禮教堂是個小而溫馨,粉有歷史的教堂。
場地陳設很簡單,沒有多餘裝飾。只在走道擺上蠟燭、牆角掛上了粉紅色跟白色心型氣球,
顯得喜氣,卻是種溫柔不霸道的喜氣。

雙方親戚跟伴郎伴娘團在教堂門口迎接大家。
新娘爸爸還很大聲announce說我們是friends from all around the world害我很害羞,快速通過。

還沒入場,聽到樂隊奏出沉穩的卡農,我就已經想哭了。
然後真的開始哭,哭的好像我自己嫁女兒一樣(女兒? 哪來的)。

兩個可愛的小花童。
新娘堅持爆米也是花,但是小女生不給面子,說不灑就是不灑。
急得小男生一直把手上放戒指的墊子往外揮動。

這人很認真全程都在拍。


這人也在哭(呼~ 幸好不是只有我)。

典禮結束後(都在哭,根本不知道台上講什麼,只記得新娘爸爸很愛演,演出不願意把女兒交給女婿的戲碼),走出教堂,跟新娘緊緊抱了一下,眼淚又大顆大顆跌出來。到底是在哭什麼啊我,幸好偷懶沒化妝。

恭喜叔叔阿姨!
阿姨今天超漂亮很搶鏡,叔叔也很帥!

我真的很高興很高興,我的好朋友爬上了另一個階梯,通往更幸福的未來。
請你繼續笑得開懷,帶給大家快樂及溫暖。
(大頭,我們兩個的頭後方那朵花是怎麼回事?)

For you, 我在溫哥華時認識的第一個朋友,也是最好的朋友(之一)。
謝謝你過去給我的各種幫助及陪伴及各種包容,沒有你,我的日子一定無聊許多。
這幾天聊天時,我常無意間說出-

以前我跟油,下課走路去買一顆咬下去會有糖霜蛋黃蛋白流出來的復活節巧克力蛋...
以前我跟油,某天很想要芭比娃娃,就衝去玩具反斗城買了一隻,現在還在櫃子裡但是覺得好可怕根本不想拿出來玩...
以前我跟油,拿了阿樂的長笛去攝影課拍照...
以前我跟油,躺在同一張床上睡覺,睡著了沒事,醒了反而故意踢來踢去...
以前我們,為了看電影,七個人塞一輛車開半個多小時到電影院。
以前我們,為了慶祝夏天來臨,午餐過後就翹課跑去海邊。
以前我們,去PNE玩雲霄飛車,一直玩一直玩,叫到不想叫;接著去玩小火龍,暈得要死。
以前我們,去吃吃到飽,剩下的食物全部要猜拳吃光光一口不能留,撐到快要吐出來,但是下次還是不小心點太多。
......
原來以前我跟你,有這麼多這麼多故事。

記得我要離開溫哥華去別處繼續學業時,你在給我的本子裡寫下,
以後大家可能散在世界各地,但還要保持聯絡。
不誇張,為了來參加你的婚禮,我們真的從世界上三個不同的角落出發。
但因為是你,所以我們願意。

我真的很開心很開心,當年第一個認識的人是你,
我也很高興很高興,經過了這麼多年,我們還是這麼好的朋友。
一如,十多年前。

PS
但是因為你衝好快,害我時光寶盒遊戲輸了,要幫大頭出九月份吃喜酒的禮金….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