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們搭上夜車的站,Krakow中央車站。

因為三角龍頭髮太過蓬亂很嚇人(都懶得吹乾就睡著了),
所以由大頭出借真人一仙。



雖然這邊掛著車站的牌子,他看起來也是個車站,
但是很驚嚇的是,這邊有賣票區、飲食紀念品區、等候區、收費廁所、甚至行李寄放處,
就是找不到月台入口。

幸好我們抵達時也是從這個車站,
所以反應還算快---

衝到車站旁邊的shopping mall,
月台入口處果然就在shopping mall的地下室。

歐洲的火車站都沒有改札口實在讓我很適應不良啊...
如果有改札口的話至少目標還很明確orz

好了,今天晚上要搭夜車。
因為出生比較晚,無緣搭上台鐵的臥鋪車(呼~好難想像台北-高雄要過夜才能到得了),
所以這是我長這麼大第一次搭夜車,出發前好期待啊!

怕快要發車了,問明了這是我們要搭的車,看到門就往上跳。
一開始還跳到比較多人一間的臥鋪(四人還是六人,不知..)

我們的車廂就在這條走道上...

這走道跟飛機上的相比只有更窄沒有更寬,
搭夜車的各個大背包人人大皮箱,錯車的時候往往要先塞到別人的車廂裡讓道..

好笑的是拉著皮箱的我們從四人臥鋪車上車,
對面要錯身背著大背包的旅客是要走去四人臥鋪...
只能說,好塞...

對了,走道盡頭是車長睡的地方,還有淋浴間。
(看到一個淋浴的圖式,不過反正不管是不是,我都不敢去洗...)

車長驗過了我們的票,就把夜車票跟火車券收走了,說早上才要還給我們。
阿咧? 收走了?
大頭一直說他會不會把我們的票偷走啊? 雖然這是第四段行程但是之後還有一段啊!
害我們三個都人心惶惶的...

車廂內的置物櫃馬上塞滿了三個女人的行李跟剛剛去逛街採買的東西。
看看牛仔褲不同顏色的褲腳,就知道當時車外下著大雨,真是夠坎坷了~~

車長示範了一次鎖門的方式,除了兩道鎖還有一個防盜扣,
還跟我們說有時候晚上會有小偷,門一定要鎖好。

因為連車長都這樣說,害我們很ㄔㄨㄚˋ,
睡覺前不但把這個ladder擋在門邊...


梯子下還堆滿小背包小袋子等東西,整個跟奇門遁甲一樣,
相信就算是貞子也爬不過來。

(現在想想實在很好笑,但是因為笑太用力根本沒拍清楚的照片)

因為太嚇,上廁所還一個留守,兩人結伴去,
姵霖離開前還跟我說,敲門敲五下喔!
(現在覺得應該還要加一句-- 叫門要用台語叫喔!)


廁所在車廂的另外一頭。

其實很乾淨啦,空間也很大,跟波鐵莒光號的恐怖廁所相比,好超多。
(波鐵莒光號-- 轉彎加速門會甩開,廁所超級冷戰時期,去過一次整路就不敢再吃喝了。)

不過列車已經開動了,糊掉。
(是說就算靜止不動手殘的我也會拍出歪掉或糊掉的照片就是)

相信大家一定留意到姵霖剛剛是坐在椅子上--
沒錯,椅子。


只要把最下鋪跟中間的床鋪翻起,就可以變成椅子。
還是有靠背跟小枕頭的那種....

三人一時還不倦,就坐在椅子上亂哈啦,笑得震天響。
可惜沒有茶水只有點心,不然就更愜意了。

但是笑完就樂極生悲,因為我們不會收椅子,三人研究老半天就是收不回去...
只好去找列車長來幫忙。
還好他似乎司空見慣,放下吃了一半的晚餐,走到我們車廂,只用了一分鐘就把椅子收好。

窗邊有個可收小桌子。

不大的車廂內還有一個迷你洗臉台(很明顯馬上被我們堆滿了 XD)。
毛巾是火車上提供的,但是因為很大一條所以很不實用啊。

幸好我自己備有小方巾,沾濕隨意擦了身體後涼爽多了。
大頭還說我坐下時身上散發著涼氣。
(涼氣咧,又不是聶小倩....)

跟很熟的朋友一起旅行有個好處是,
車廂的窗簾拉下後,就可以大剌剌的換衣服換運動褲。
雖說歐巴桑早就沒啥米羞恥心,但是同伴不介意看到我的孕婦大肚跟肥屁股也很重要啊!

電燈開關(有四段)跟放送大小聲調節器,還有一支電話不知道做啥用。

冷暖氣調節跟小夜燈。
三層鋪子都各有一盞小夜燈,但是空間很窄我完全不知道若不想睡開著小夜燈要幹嘛啊!!
(除非是不點燈睡不著的人...)

好,車子預定早上6:51要到布拉格,所以我們自己定了六點的鬧鐘,就互道晚安睡覺了。
(我從頂層拍,其實空間真的很小。
床鋪邊有安全柵欄(跟醫院的一樣),應該跌下床的機率不高吧)

才剛熄燈躺好,就聽到隔壁車廂在聊天,也笑得震天響。
靠杯啊,這現世報會不會來得太快!!
而且我們剛剛哈哈哈的時候才九點多,現在都十二點了你們還哈哈哈個屁啊!

真是氣死我!
 
後來好不容易隔壁安靜下來,耳邊已經聽到大頭跟姵霖沉穩的呼吸聲,我心想終於可以睡了。
沒想到因為我睡在最上鋪,枕邊就有一個對外的通氣孔(啊明明就有空調通氣孔做那麼大要死啦)
整個晚上就聽到外面有人走來走去,有人企圖開我們的門(還不只一次),可是俗仔三角龍不敢起來罵人...
每次停靠就有人上下車,行李箱輪子的聲音,背包撞到車廂的聲音...

媽的,真的讓人很想罵髒話耶!!!
害三角龍一直去想到東方快車謀殺案!! 沒事幹嘛看推理小說長大啊!

到天亮的時後終於迷迷糊糊睡著了,睡沒多久忽然有人用力敲門。
我瞬間驚醒: 誰啦!!! (但是聲音很弱一點殺氣也沒有)

下鋪的姵霖(虛弱): 不~要~理~他~

碰碰碰碰碰!!

中鋪的大頭 (微弱): #@&*($&(&@!(... (沒聽懂,好像是不要開門)

碰碰碰碰碰!!

姵霖爬起來,從貓眼往外看: 啊! 是車長啦!

車長來通知半小時後就會到布拉格了,要起床準備了喔!
後,這是終點站耶,是不能用放送的嗎?
看看手錶,媽啊,還不到五點半,是有必要跑這麼快嗎?

耳邊聽著車長一路敲門過去,
每個車廂都是拖很久才開門,然後一陣雞飛狗跳。
大頭: 都是他啦,誰叫他跟我們說有小偷,害大家都不敢開門...
(真是太犀利了大頭,applause!)

就這樣,結束了我很疲勞的夜車之旅。
奇怪,從不認床、搭甚麼車都能睡的我,竟然在可以躺平的夜車上睡不著??

早啊布拉格。
這是我們搭的臥鋪車,票雖是跟波鐵買的,實際上搭的卻是捷克國鐵。
門邊那個就是好心的車長,他應該很想下班,還幫大家拿行李耶!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