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完福爾摩斯博物館後,
我看看時間還早, 就打算到白教堂區晃晃.
(一個人, 就常會有這種忽然的想法)
主要還是因為, 我在福爾摩斯博物館等待的時候翻閱了開膛手傑克的報導書.
白教堂區是開膛手傑克犯案的地點;
甚至有一家酒吧"the Ten Bells Pub"改名為"Jack the Ripper",
因為那是開膛手傑克的最後受害者Mary Kelly(電影"from hell"裡Heather Graham演的角色)在生前最後被看見的地方.
(last to be seem = "最後被看見" 嗎??)
(我應該要多多複習推理小說用語|||)


貝克街有直達白教堂區的地鐵,
我很放心就搭上去了, 結果搖了好久, 久到我不想看風景把mp3拿出來聽.
本想說開膛手傑克相關地方應該會有指示牌吧, 就像是貝克街221b一樣,
畢竟"Jack the Ripper Walk"也是倫敦景點之一.
結果--沒有.
但是White Chapel這站倒是非常迷你, 只有一個出口,
所以, 我就天真的以為白教堂區會是一個小小的區, 放心的邁開我的腳步.


一出去, 我整個人呆住, 硬是在地鐵站出口堵了幾秒鐘.
這跟我想像中的一點也不一樣.
這個地方超級大超級混亂的好唄@@
啊這麼大一片地方, 我是要去哪裡找開膛手傑克酒吧啊??
地鐵站的對街是倫敦皇家醫院(The Royal London Hospital),
而地鐵出口這一面則是各式各樣的攤販,
換句話說,
菜-市-場-啦!!!
也跟台灣的菜市場一樣, 從魚肉蔬果到五金雜貨都有賣.



白教堂區在19世紀的時候是倫敦低階層者居住的地方,
當年是勞工階級以及外來移民聚集之地.
在過了一百多年之後的現在似乎也沒多大改變.
照片上可以看到回教婦女, 另外我猜還有不少北非/中東/南亞人口.
龍蛇雜處, 各種語言, 跟別處比起來較髒亂的街景, 不安定的氣氛--
似曾相似啊,
溫哥華的東區也是長這付模樣.
當年為了報告去考察, 挑了個人最多的時候, 但仍舊一路捏著把冷汗,
走到人少的巷子時更是用最快的速度按了快門, 做筆記, 閃人.
白教堂區給我的, 完完全全就是這種感覺.
可大老遠跑來了, 啥都沒看就閃人真是豬頭.
本來想要問路人開膛手傑克酒吧在何方的.
不過預估了情勢之後, 怕死三角龍還是打消了主意.
雖然看起來很窮酸, 又自認反射神經好,
不過在異地, 孤身, 加上多少顯示出來的觀光客氣息,
都讓我覺得即使是在亮晃晃的白天也不要冒險.
所以草草結束第一次的逛市場之旅.
關於開膛手傑克
中文
英文
(其實只是孤狗找來的啦=P)
(英文網站有建議的DIY Walk, 我就是沒做功課臨時起意~_~)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