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意間找到K演唱的"Only Human".
這是一個很神奇(我覺得)的韓國藝人, 聲音很像平井堅,
雖然之前看日劇的時候每次都有聽完, 但我其實到今天才知道這首歌不是平井堅唱的orz


(這是一公升眼淚的片尾曲,
因為每集都哭到大傷, 唱片尾的時候眼睛都腫到無法看字了)

聽這種音樂, 不知道為什麼會想到以前發生過一些奇奇怪怪的事,
而且還都是自己扮演白目者的事.

在美國念高中的時候, 應該是我這輩子最鳥的時候.
明明是個嘴碎鬼, 卻因為語言不通當了很久~很久的啞巴.
如果我在台灣是英文資優生就還好, 偏偏當年英文鮮少及格過;
如果一上高中就去還好, 偏偏還是中途轉入的轉學生.

美國的高中是從九年級開始, 也就是我們的國三.
雖然那個學校的好人很多,
我第一天搭校車上課就有友善同學跟我打招呼, 帶我去禮堂,
但偏偏就是語言不通.

語言問題畢竟是可以克服的,
但更慘的是我比他們高了一屆, 並沒有任何同班的課,
而且不久之後他們都考了駕照開始開車上下課.

我在所有的班上都一直很孤獨(尤其體育課-這輩子從沒那麼恨體育過).
雖然同學都很好心, 但當對話只能停留在
"你好嗎?
很好啊, 你呢.
不錯, 今天天氣也很好呢.
對啊.
(沉默)
功課有做嗎?
有啊不很難哈哈哈..."
任何深交都是不可能發生的吧...

後來在班上認識一個小女生, 真的很小.
他好像是出生前後發生了什麼事, 小小的長不大, 總穿著gap kids的吊帶褲.
也許因為這樣, 他平時也挺少主動跟人講話.

那門課的老師就是我之前提過的傳教士老師.
他老喜歡跟我說中文, 到最後小女生也跑來跟我說中文.
我才知道他是華裔第二代(就是所謂的ABC).
就變成我ESL課之外的朋友吧.

說是朋友, 我沒去過他家, 沒跟他一起去逛街看電影吃飯.
我們的友情停留在一起午飯做功課.
(這根本只是同學-_-|||)

隔年, 不知道為什麼認識了另一個台灣同學, 才知道小女生是他表妹.
這表妹在家裡表現還不怎麼好, 完全是個被寵壞的mom's baby.
本來聽聽就好- 像我也很恨我表妹啊, 不過他朋友(真有的話)也不會為了這樣疏遠他-
但是那年因為沒有再跟小女生同班, 最後我還是跟小女生越來越少見面.
(都是走廊上遇到打招呼, 偶爾一起午飯)

這年結束後我又跋涉到加拿大(雖然那時很不願意, 難得又可以交到朋友).
臨行前, 跟幾個台灣同學們不知道去哪玩,
玩完了不曉得要幹嘛就去同學(就是小女生的表姊)家唱歌.

開了門, 小女生自己一個在打電動.
看到我根本是歡呼出來, 很熱情的喊著我名子.
他拉著我, 帶著我參觀房子, 找他的狗出來跟我打招呼.
我的同學們弄好了卡拉ok, 呼喊我去唱歌.
小女生也一起, 坐在我旁邊.
可是我們都唱國語流行歌, 看得出來ABC的她漸感無聊了.

我滿不好意思的, 跟他說, 你還有事的話, 先去忙呀, 不用陪我.

後來果然也沒給他陪到, 晚餐時間我們就告辭回家了.

然後我離開美國了, 終於(也不想再回去).
聽歌聽著赫然一驚, 今年的瘋狂聖誕卡好像沒有算到他.....

三角龍ps:
許多留學生出身的華人家庭, 必備entertainment都是卡拉OK跟麻將.

三角龍再ps:
瘋狂聖誕卡就是我每年聖誕節都瘋狂寄出的卡片.
因為熱愛挑卡片, 回台灣後因為選擇多而變本加厲,
去年至少比往年多寄十張.

三角龍最後一個ps:
現在的留學生不知道怎麼過,
但當時的小留學生真的滿可憐的. 語言不通, 沒啥親人, 沒有朋友, 沒有網路.
我們很多都嚐過白天在學校當遊魂晚上躲在被子裡哭.

所以我到現在最恨聽到的話之一就是--
你好好命喔~家裡那麼小就送你出國八拉八拉八拉--
那種感覺很像你已經烙賽到快要虛脫了, 旁邊的人還在說--
好好命喔~ 你吃了滿漢大餐很好吃吼八拉八拉八拉--

所以我覺得很多家長以
"在有華人的地方英文學不好"
為理由把小孩自己一個丟到偏遠地區是種很不人道的行為.

你們要說現在的小孩很嬌弱吃不了苦也可以.
但那種只有自己一人的孤獨感真的非-常-可-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網路三角龍 的頭像
網路三角龍

掉入古老歲月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