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 ,夏天。
多倫多26度,溫哥華22度。

那年夏天,我認識了小燕子。
當然,不是瓊瑤小說裡的那個小燕子。

小燕子是後來的大燕。


現實裡沒人叫小燕子的。
那是個網路暱稱;我跟大燕是網友,相識在某個現在流量已經更大的網站。

2003,台灣的夏天。
大概35度吧。

大燕很有勇氣嫁來台灣,生了大頭。
我們認識了那麼久才見第一次面,大燕白到透明,還留著倩女式長髮。
其實不很像小燕子,像蕭亞軒化妝後。

2004,一樣是台灣的夏天。
第二次跟大燕見面,第一次見到大頭。
小小的只有八顆牙,可是好會吃,而且不怕我。
害我被大燕虧一定是因為身上有狗味。

聽說之後看到我們一起去公園玩的照片,還會笑得很開心。

2005,夏天。
台灣30來度吧,艾蒙頓20多。
大燕去上班了,常常上班時間跟我MSN,真是把網友的意義發揮到極致。
奇怪,我這年夏天有回台灣吧,怎麼沒印象跟大燕出去玩。

2005,冬。
台灣十幾二十,艾蒙頓零下三四十。
我又幫大頭買了件外套。

英國也是零下吧,我買了一疊明信片,從倫敦給大燕寄了一張。

2006,夏天。
台灣也許三十度,艾蒙頓二十多度。
我開始打包,和大燕喬著行程。

然後,終於,我回家了。
我們去淡水看古蹟,去海邊曬人乾。
同行兩個無法獨自生存者都沒事,我跟大燕卻曬脫了一層皮。

2006,秋天。
是很宜人的十多二十度,且不乾燥。

我跟大燕正式變成最好的遊伴。
也許除了恐龍阿姊,沒人可以跟我這麼合拍。
為了玩,兩個路癡走了很多路。
發現甚麼奇怪的餐廳奇怪的小東西,都要第一個找大燕。
好像我認為只有大燕,不會否決我想看想吃的。

 

短暫在大燕公司上了一陣子班,路過會順便聊天。
驚,該不會這樣才沒有繼續用我。

2007,冬天 春天 夏天
大燕帶著大頭來找我。
我知道我家很無聊啦,但是狗仔們很可愛。

2007,初夏。
30出頭度吧。
大燕終於可以回家了,好想放鞭炮。

我到機場送他,看到白癡的東西。

 

回台灣後大燕跑來博物館找我,本來打算要去龍山寺,跟旁邊的剝皮寮。
結果下大雨,只能去拜拜而已。
雨大到我牛仔褲吸滿了水走不動,只好去買短褲。

2007,夏。
端午過後,天氣漸漸熱了,也離大燕回家的日子越來越近。
本年度最後一次跟大燕出遊,還是去看死人骨頭,還是去亂吃。

 

一直以來,好像都是我離開比較多。
沒想到送人也這麼感傷啊。
謝謝你,陪我到處去;謝謝你,always chat with me;謝謝你,幫我慶祝生日。

去艾蒙頓時,溫哥華的朋友寫了一句話給我,現在改一改送給大燕:
"雖然很捨不得,但那是你的家,恭喜你,回家了!"
好好生活,還有最重要的,天天提醒你女兒要記得我。

我們又要開始當網友了。
還真是某種程度上的有緣無份。

 

大頭戴著上次去吃明星的時候從我處搶走的兔子圍巾。

 

大燕表演大頭跟兔子依依不捨,據說還掉淚。
恐龍阿姨聽完後很沒同情心笑得半死。

本來就是要送給你了,拿回來幹嘛。
帶(戴)著那兔子圍巾,要想阿姨啊!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