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得到絕症了。只剩下x月,還有什麼未完成的,現在去做吧。」
這是我對絕症的認識,電視上小說漫畫裡都這樣教。



恐龍爸以前端鐵飯碗時的同事兼好友得到癌症,發現時已經是末期了。
他們以前住在同一個宿舍,他兒子喊恐龍爸媽乾爸乾媽的。
小時候常常兩家一起出遊,去褒忠釣魚,去爬華山,去溪頭。
因為我家離小學近,小孩放學了常常先來我家寫功課。
又因為我家偏僻,他們常常晚上來泡茶聊天。
那個時候,兩家的關係很近的。
(雖然太太我一直不喜歡,小學時還幫他取了個超難聽代號)

跟恐龍爸喜歡吃喝玩樂看電視不同,這位叔叔很節省,不太有物質享受。
而且我記得他幾乎天天四五點起床打網球,印象中是很有活力又健康的長輩。
回家時聽到他得到癌症,還是末期,真的大大嚇了一跳。
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孩子還算小,怎麼辦?
他的兒子小我三歲,女兒小我十一歲。
三年前偶然在街上遇到,女兒才正在打包要出門念五專。
(太太講話還是很難聽)

恐龍爸試著勸他把開了十多年的車換掉,不要那麼省,
他說: 還很好開嘛,省下的錢留給我們家xx。
(呃啊,跟恐龍家亂花錢結果有繳不完的分期付款差真多)

到醫院探病。
小時候跟我感情算好的兒子因為太久沒見面反而生疏了,
叔叔更是變了一個人,瘦了很多很多,膚色也不正常了。
笑容倒還是沒變的,也只有笑的時候,我還認得出他。

「看他好好一個英雄漢,被折磨得病骨支離,怎叫人不心酸。」
當下,腦中浮出來的只有就是這三句話。

不同於電視上書裡的故事,這次是真實發生在我身邊的。
看從小認識的長輩,年紀也沒有很大,卻已經只能等死。
那種感覺,非常震撼。
卻什麼也沒辦法做(除了送水果orz)

覺得學校應該開一門課,叫做「如何探病」。
我真的不知到該說些什麼、該用什麼態度。
結果從頭到尾都傻傻站在一旁呆笑...

真是太無力了。

叔叔昨日(10/8)凌晨走了。

探病當天,對於後輩他只問了問了恐龍阿姐何時要嫁?
也許早在兩家還住同個宿舍時就已講好要包多少紅包還是要幫忙出幾桌,誰知道。

我想,我還是會努力記著那個總是笑得見牙不見眼的叔叔。

無法再見,一路好走。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