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博物館看到一罐罐標本,
各式魚類泡在福馬林裡面。



其實我印象中看過超精彩的福馬林標本,
印象最最最深刻的是-- 人胎(天知道哪裡弄來的)。

咳! 不是在國外的學校看到的。
事實上我出國後只看/摸過兩次標本,
是十年級生物課解剖的乾燥蝗蟲跟肥大老鼠。

老娘這輩子都會記得我剪開有著一坨一坨突起物的腸子時(當時以為是裝滿大便的腸)看到的大小不一老鼠胎共八隻。當時膽大不覺得怎樣,要是現在,大概尖叫。

anyways,
我第一次看到精采福馬林標本是小學的時候。

那時候已經決定要蓋新校舍,為了拆除舊校舍,
清出了很多東西。
我們還被徵召去幫忙搬咧!!
(要是現在的小孩會去告學校吧)

當時有沒有搬到福馬林標本我已經忘記了,
但是我記得有好多好多標本排在走廊上,連綿到天邊。
後來那些標本都丟在學校的垃圾焚化場,
破掉的玻璃瓶流出的福馬林屍水味倒還是記得。

嗯然後我的重點是...
虎尾鎮以前應該頗重要吧?
不然怎麼一個公學校(還不是小學校)就會藏有這麼多標本?

學校竟然會為了新校舍而捨得隨意丟棄珍貴的標本,
難怪虎尾越來越沒落根本飛不起來。

好好奇日據時代理科都上些甚麼喔!
如果有課本可以翻來看看就更好了!
小學就開始近距離看真的標本,這種教育真是太吸引人了!

蛤?
幹嘛不去問阿公? 
阿公在看槍巴拉根本不理我....

三角龍ps:
幹....我那時候幹嘛不搬一些標本回家,
搞不好我現在就是生物學家...
啊不然不要想得那麼偉大,搞不好我現在靠賣標本發財了...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