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段時間郵票是我的好朋友。



從甚麼時候開始集郵,其實我已經不記得了。
為了甚麼開始集郵,也不復記憶,
但是我想一定跟我曾經迷戀的小說或電視有關。

Anyway, 現在想起來集郵占了我童年閒暇很多時間。

記得那時候家裡有信件來,我都要先拿來看看。
若是還沒納入收藏的郵票,一定會用剪刀剪下來,
拿個瓷碗裝水,把剪下來的郵票浸入水裡。
幾分鐘後(有時候忘記泡了一天一夜也有可能)慢慢把郵票從信封上剝下來,
小心翼翼地擦乾後,再好好夾在書裡面壓平,
最後再放入集郵冊。

像儀式似的步驟,少一個都不行。

後來恐龍媽受不了所有的信封都被我剪得破破爛爛,
“大發善心”幫我到郵局不知道辦了甚麼,
從此每有新郵票出版郵局就會幫我寄一套來,
我再也沒有錯失任何一張,但集郵卻不再有趣了。

剛到美國那一陣子,一直很不開心。
台灣寄來的信件,每封都慎重珍藏,不捨得剪下郵票。
當時還未翻臉的表妹,看不下去我的賽臉,
帶著我到附近一家小店。

老闆是個東方人,是否講中文的我已經忘了。
看到我去,總是拿了一盒子的便宜郵票任我翻撿。
記得一張是幾分錢吧,兩塊錢美金就可以買到很多。

當時英文字幾乎一個字不識,挑的都是些形狀奇特的(三角形、菱形等),
要不就是有著貓貓狗狗,恐龍之類圖案的郵票。
長大了看過,才發現這些郵票來自世界各地,
竟然還有寮國!!

後來很久不特意收集郵票了。

手寫信件越來越少,郵差丟來的總是帳單跟廣告。
為了使用方便,也出現了貼紙式的郵票,
不需要走一次集郵儀式,似乎集郵也失去了魅力。

只在上郵局寄包裹的時候看看新出的郵票有沒有自己喜歡的,
遇上了對眼的郵票,便花個幾塊錢買回家放著;
而絕對不能錯過的是加拿大郵政每年出版的中國生肖郵票。

最近整理東西翻開了集郵冊,
好像看到自己追逐郵票的童年、不開心的少女時期,還有混日子的高中、大學。
差點都忘了還有這些郵票紀錄我的生活,
有種找到老朋友的感覺。

三角龍ps:
“觀賞”收集的舊郵票還滿有趣的,可惜我懶得拍下給大家看…
(真是沒有誠意的部落格)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