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哥的廟宇建築外圍、樓梯邊、大門前,常常可見石獅。
因為面向各個方位;與其說是護衛廟宇,倒更像遠望著四面八方。

中南半島受印度影響頗深,藝術也是。
而這些保存程度不一的石獅子,在我眼中甚至還有幾分中亞國家石獅的形象。

只是,時至今日,他們早已失去被宗教賦予的神力。
長滿各色苔癬的眼睛能看到現代柬國子民的生活嗎?



這裡的孩子,過得是跟我的童年完全不同的生活。

起早趕晚的,陪著大人做生意。

 

一張地墊,一瓶飲料,一塊陰影處,累了也許就直接躺下睡一下。
乖乖地陪著大人賺錢直到夕陽西下遊客散去。

其實,台灣也經歷過吧。
對我們來說,應該不陌生,就算沒親身體驗,也聽過或看過。

如同其他開發中國家的風景區,吳哥城內處處是兜售紀念品跟盜版書籍的小孩。
這些最小看來只七八歲的孩子們身手矯健、口語流利,
能從觀光客一句兩句對話辨識對方常用的語言。

大點的孩子手臂肩上掛滿了包包絲巾,
「two dollars each...I have more colors. good price for you.」
若是閉著眼睛聽,你會覺得這些孩子生來就是講英文的。

小小孩手中多是工藝品跟明信片,
「姊姊,一個一塊。我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很漂亮,一個一塊。」
發音字正腔圓,該捲舌的地方捲舌,該重音的地方重音。

最驚嚇的是在難爬得要死的變身塔,
一個頂多三歲的孩子手腳敏捷爬上爬下。
死觀光客手腳並用、氣喘吁吁爬上頂層,幾乎要攤在佛像前。
小朋友順手拔起佛像座前的香遞給我: 「拜拜。」

要命,連這種不是賺錢用字都會,誰教他的呀?

吳哥建築特色之一(我覺得)是陡峭的樓梯。
往上已經要手腳並用,往下只有更慘。

孩子在我面前一馬當先往下衝,另個大點的女孩一直想幫我們帶路。
「姊姊,這裡。這裡好走。」
到了平地還跟在身邊不肯離去,口中一二三四五六地數著、展示著15張一組的明信片。

我一直跟他搖頭,最後,他死心了,竟然跟我說:
「give me 糖果。」

我整個傻掉。不是給不起糖果,不是不願意付出,
而是不喜歡他們這樣的生活型態,那種無意間被自以為救世主的觀光客寵出的奇怪生活型態。

也許是自己沒經歷過吃不飽穿不暖的年代,不懂糖果的香甜對他們有多重要;
但是,光給他們糖果文具能給帶來甚麼實際的幫助嗎?
以現實眼光來說,就算兜售紀念品的錢都會被大人收走好了,
至少他們家有飯吃有衣穿,有錢可以進城看醫生,不是嗎?
 
偶遇的台灣團。
殿後的老杯杯整個跟賣紀念品的小朋友聊開了。
真是個很神奇的畫面。
 
看完日出的路上,剛好遇到孩子們要上學。
這邊的孩子大多騎腳踏車上學,有的孩子好小可是騎輛好大的車。

喔對了,嘟嘟車的速度其實比想像中快了許多,
坐在車上拍的照片,幾乎都是糊糊的。
 
覺得好像看到國中時的自己,
學校規定不能並排,照樣並排騎車。

柬埔寨的義務教育是12年,比台灣還多了三年。
學費全免,但學生要自行負擔制服、課本、文具等。
一天只上課四小時,學生可自由選擇早上上課或下午上課。
我想這是因為家裡需要這些孩子的幫忙而衍生出來的折衷方式。

往吳哥城的路上有所學校,是由國際組織幫助建造的。
據導遊說,這所學校是出名嚴格的,
所謂嚴格不是會把小孩吊起來打那類,而是會完整教導課本內所有的內容,不像公立學校跳過這跳過那。

但是說真的...
這個國家最窮的就是公務員,若無法擠上可以大撈油水(例如海關)的職位,
以教師不超過美金60元的薪資而言,要是我也寧願去賣明信片、賣絲巾,
誰還要讀書。
不要十年寒窗,換來的可能是十年以上的豐衣足食。
 
早上或下午都可以看到孩子光著身子泡在水裡。
這似乎是亞熱帶國家孩子們的專利。
 
牛也在路邊乘涼。

坐在車上時還看到水牛泡在水裡乘涼,只剩下牛角跟眼睛鼻孔。
(都市俗完全無法克制一直叫好可愛好可愛,眼角還瞥到導遊認真忍笑)

牧童騎在牛背上、孩子騎著腳踏車牽著牛...
田間一幕幕放牛景象,是台灣早已絕跡的風景。
 
牧牛。

一直想到以前考試考不好,
老師最愛說: 不好好念書,以後去放牛。

現在卻覺得,不錯呀放牛。
好悠閒,不用加班,不用做得快升天。
只是不知道會不會餓死。
最後也要以石獅結尾。

觀光客沒有破壞古蹟,只是做出騎獅子的姿勢。
現在才後悔,應該要來一張看著前方似出征的照片才是。

三角龍ps:
隨意貼張日出照交差。

是說...技術真的不怎麼優,哈哈。

全站熱搜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