暹粒的狗很優閒,懶懶的,瘦瘦的,
跟人民一樣。

這裡的車行車速度都不快。
不曉得是因為慵懶的天性使然,
還是因為這邊車少,腳踏車多,上下班時間又愛塞車。

狗兒囂張地躺在道路邊,卻沒任何一隻是跛腳或斷足的。



 

但吳哥城內的狗卻行色匆匆,
我覺得他邊跑邊對著我喊"不要拍~不要拍~"

但他們都不怕人。
很多時候狗兒跟著人後面走,看起來不像那些人養的,
卻也不見誰提腳踢他們,或拿水潑他們,把他們驅離自己的攤子。

這是周薩神廟前在我腳邊繞來繞去不走的小黑狗。
大約兩三個月大,剛斷奶的年紀。

但是皮膚已經不怎麼好了。
熱帶地區的食物口味重,雖不油,但又鹹又酸又辣。
狗兒吃多了,滿街都是癩痢狗。

 

油畫攤前的老大,沒見他移動過,
卻吠不停。
趴著吠,樹林裡都是他的聲音。

雖然糊掉了,
但屋子裡那隻狗,是坐在他主人身邊乞食沒錯。

某種程度上我真是陰陽眼,
坐在車上還能看到路邊屋子裡的狗。

但陰陽眼是遺傳的...

 

恐龍媽拍水上人家的狗。

超愛手震的他這張竟然還頗清楚。
小白狗坐得挺挺的,不知道想要跟主人講甚麼。

 

也會幫忙引導客人喔!

四蹄白白、尾巴白白,
這樣的黑狗在台灣一定會被嫌棄,卻在我們口中的落後國家安身立命。
只要是狗都會乞食。

 

這邊的狗有大大片的草地、寬寬藍藍的天空。
在不頂安全卻也不算不安全的環境中生長。
他們的身上沒有項圈沒有衣服沒有晶片沒有預防針。

他們什麼也沒有,卻顯得快樂。
不曾擁有,便不懂自己是否缺少了點甚麼。
不貪心,便不會不開心。

什麼時候,我也能夠學會,簡單的開心。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