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哥建築群有很多很多的框框。

窗戶是框、門也是框。



這是Jayavarman VII為供奉父親而建造的寶劍塔。

Stupa (類似骨灰塔的東西)置中,四方是一個又一個、越來越低的門。
不論從哪個方向入塔,最後到達Stupa時一定是彎著腰、低著頭。

小吳哥的某個長廊。
由框框望出去,整齊的廊柱篩著日光,又是另一種感覺。

 

據說是遊客都要坐在這兒拍張照片的。
導遊堅持要幫我們拍,但是沒開閃光燈臉黑黑。
這樣好,免得搶去了國王的風采。

巴戎廟處處都是微笑王者,這個窗戶尤其清楚。
由窗戶看出去,王者上揚的嘴角彷彿驕傲著王朝的輝煌,
雖然王國早已不在、雖然柬國人民在近代史上水深火熱。

王者地下若有知,是痛心自己的大肆建設/長年征戰掏空了國家、
還是慶幸著幸好留下這一座老城,劫後餘生的人民們能靠觀光收入過活?

 

12生肖塔之一的窗戶往外看。

下午三點,陽光亮晃晃的。
不是旅行團會走進來參觀的景點,
四下安安靜靜只有風聲,真的好適合發呆。

 

嗯好吧,其實不是那麼安靜。
還有我跟同伴的笑聲。

適合放空的框框,也很適合拍照。
三角龍筋骨僵硬,只能拍些基礎白癡照。

 

看看這位仁兄,整個軟Q到無法形容。
(實在很想懷疑他是不是體操選手出身)

這裡是遊人更少的周薩神廟(Chau Say)。
因為小巧、因為保存狀況不佳,大團一向很少來,就算來也不超過二十分鐘。
三三兩兩的散客倒是頗多,大家都各放空看各的,隨便都能耗掉個一時三刻。

我們騎著腳踏車沿勝利路而來,騎不多久就到了,距離應該不算遠。
也有其他遊客是騎著腳踏車來的,
少了熙來攘往的遊人紛擾,感覺很優閒。

周薩神廟由Suryavarman II建造,用途至今未明,
為一可確定的是屬於印度教的建築物並供奉比濕奴。
1993年柬埔寨王子對外發出求救,希望各國可幫忙維修快倒光的吳哥古蹟群。
這周薩神廟當時由中國幫忙維修,修得很有中國人的風格吧。
又快又新...

 

好像打補釘似的。
導遊語氣似對這種修復法不以為然,其實我也這樣認為。
是可以看出原本爛掉了多少就是了...

大大小小的框框,這棟與那棟由很像伸展台的步道連結,
省去爬上爬下的麻煩(不過也不很高啦)。

 

勝利路的另一頭是風格相似的塔瑪儂寺(Thommanon),
因城牆已毀壞殆盡,故稱之為塔瑪儂遺址。

看到遊人在放空沒?
瘋了這麼久,三角龍覺得有個地方很適合放空真的是件好幸福的事。

一樣由Suryavarman II所建造的塔瑪儂寺雕刻精細,尤以牆上的仙女最為出色。
供奉的主神為濕婆與比濕奴。
這兩位神址現今仍在塔瑪儂內享有香火,當地人會虔誠奉上花果(也許還有豬頭),點上幾柱香。
(雖說我不知道神像是原先的還是後來的)

既然塔瑪儂的仙女名氣這麼大,到這邊當然除了放空還要看仙女。
但因為都在專心放空的關係,在這裡並沒有拍那麼多照片。

 

這位仙女頂港有名聲下港真出名,
因為是吳哥遺址內絕無僅有的擦了胭脂的仙女。
(這是第二次騎著腳踏車去拍的,近黃昏了,光線不足。加上技術不佳,拍不出胭脂)

我們導遊說,當年蓋好之後,仙女的裙子、嘴唇都刷上了硃色的塗料,
經過了百年沖刷,裙子的顏料掉光,唇上的顏色卻還在。
(ㄟ很多人的部落格上都說是當地人塗上的口紅,個人較不喜愛這個說法)

喔說到了仙女呀,
吳哥遺跡內處處是仙女。
仙女的頭飾髮型服裝精細繁複(都是雕刻上的耶!),
幾天都看不完就算了,根本可以拿來當學期報告題目了。

 

像這個小吳哥的露齒仙女,
我覺得他的脖子真是有夠強壯。

雖然照片不很明顯,但是那個裙子上面是有小花的!

這些仙女體態優美、肢體柔軟,
據說現今表演給觀光客等觀賞的宮廷舞(還是叫民俗舞我忘了)就是根據仙女浮雕編成的。
因為柬埔寨也經歷了一段類似文化大革命的時期,
民俗文化都革了個七七八八(遇害人數超過當時柬國人民的三分之一,尤其針對專業人士與知識分子)。
幸好還有這些浮雕,不然我們現在能看到的仙女舞步就更少了。
(說是醬子說,其實我也沒看過,噗)

仙女們的表情多是輕輕淺笑,肚子圓圓的。
可見當時真的是歌舞昇平,沒甚麼好擔憂、肚子餓不著。

但也像是工匠特意開的小玩笑,
端莊淺笑著的仙女中總是會夾一兩個調皮的。
像是放肆笑開的、來不及裝扮完成的、看起來根本是男扮女裝的,
還有這個很有名的---



塔普倫寺裡的嘟嘴仙女。
是說三角龍自認我比較厲害可以掛更多豬肉耶!


最後隨意貼一張ending.
三角龍在可取得治病聖水的涅槃寺曬太陽。
我好懷念那片陽光啊現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網路三角龍 的頭像
網路三角龍

掉入古老歲月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