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伯公出殯。



好多~好多親戚都趕回來出席,甚至不乏十來年沒回鄉過的。

家祭才開始,就來了兩位白髮蒼蒼的老人家。

 

叔公說這是伯公當年的結拜兄弟,
本來有十個,現在只剩兩個...

送走八十年的異姓兄弟,不知道是怎樣的心情...

 

阿公跟叔公,光看背影就知道是一家人...
而且聽力一樣差,所以三角龍整個家族都是大嗓門。
(不知道是因為嗓門大造成聽力差還是聽力不好導致嗓門越來越大...)

這廂也是送走八十年的兄弟。

其實我跟伯公應該很熟,但卻很少跟他講話。
現在想想可能也是因為他的聽力很早就退化了。
小時候還滿常跟著表姊上伯公家,說真的,是去喝茶吃零食,還是跑腿送東西,我已經不記得了。
只記得伯公家旁邊有條小路,很小,所以沒車,很愛從那邊鑽過去。
再來,伯公家附近有顆大桑樹,在那流行養蠶的時節,
伯祖母(這是網路查來的稱謂,我只會用台語叫...)帶著我去摘桑葉,
我不但不用花5元買福利社粗粗老老的葉子,還可以分給同學....

伯公生病躺下前,一直都很硬朗,夫婦倆也常常四處遊樂。
某天說他肚子痛,自己騎上腳踏車去鎮上的醫院看病,一到醫生就不讓他出來了。
開完了刀,卻漸漸臥床不起。

去年清明,還坐著輪椅出來亮個相,今年已經躺在加護病房裡。


 

這些阿姨們讓場面熱鬧很多。
以前覺得這是陋習,現在倒覺得也不錯。

他們可能連五線譜都不會看,但各個具備搭配情境隨機演奏的功力。
阿姨們的鞋子都好高,樂器也不輕(薩克斯風、喇叭、大鼓..),
可以這樣繞圈圈繞個大半小時(實際時間不記得)。

 

結束後,禮儀公司的人幫著把輓聯都拆下。
め組的英雄,伯公,一路好走。

這時我家阿公忽然抬頭問我:
"今天是不是不用收垃圾?"
真是個好Kuso的ending...

 

同場加映遇上媽祖。

開始前,家族通通跑到附近路口看媽祖遶境。
超多個宮廟來的,看得眼睛都花了。

 

本來要好好拍張千里眼跟順風耳,
結果記憶卡竟然在這一瞬間滿了!

等到我清出空間,千里眼跟順風耳已經走到快連背影都看不見+_=

 

乩童遞名片給王氏鐵齒幫幫主夫人。
據說因為恐龍爸一直說神明指示要聽(不,是看在可以順便買肉圓的份上吧..),
鐵齒幫回台北的路上還繞道乩童指示的廟裡去上炷香...


三角龍ps:
看著一棚子老的少的,
我忽然覺得,人生在世,真的不需要爭什麼、計較什麼。
到頭來,也只是一個瓷醰,一個小房間...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