札幌也有個圓山公園。
在某些指標上(例如地鐵站)使用的漢字是「圓」,不是「円」。
跟台北的圓山公園以前一樣,大公園外,還有神社、棒球場、遊樂園、動物園。

而且,就跟台灣過去的圓山公園一樣,
充滿著field trip跟放學後玩耍的小孩...



 

因為要走知性文化路線(自己說的),我們只打算去北海道神宮晃晃。

嗯因為...我們又小迷路了一下,結果先看到這個牌子--

昭和43年的時候札幌創建百年,
整個感覺起來好像一塊超大殖民地啊(咦)!

是說,一樣有長長~長的表參道;

而且我們還剛好遇上選舉人士去祈福!
所有的人都是同樣的白色上衣裙子跟藍背心,
在我意識到這些人是做甚麼之前,我整個以為是台灣的電子琴花車女郎來參觀咧orz

入神宮前會先看到這位一臉正氣凜然的大叔,
雖然穿著古裝,但可是當時的改革派喔。

大叔名為島義勇,是佐賀藩主的長子,後來當然也是位藩主。
1869年時被任命為開拓使主席判官(我相信這個判官應該跟中國人的判官不同吧...),
專門專門負責蝦夷開拓事務。

他本來立志要把當時還是涼颼颼冷清清的札幌建立為五州第一之都,
還以京都及佐賀城為藍圖建設札幌。
但因為天寒地凍的時間長,建設都市需要極大的人力,
再加上他跟後來繼任的開拓史長官不合,大志未竟就遭到調職了。

即使如此,因為札幌市棋盤式的街道是島義勇打下的基礎,
加上其他政績也不容忽視,他在北海道仍舊被奉為「北海道開拓之父」或「北海道開拓之神」,
圓山公園裡那我無緣看到櫻花的櫻花樹也是為了紀祀他而栽種的。
(是祭祀他的亡魂不是紀念他的人....)

而在這邊,4月13日則定為「島判官慰靈祭」,紀念島義勇開招北海道的功績。
據說我們鬼打牆找不到的神宮內六花亭,
在這天還會推出限量生產的「判官大人」和果子。

啊又是無緣吃到的東西。
對於人多的活動,我大多時候都是能避就避啊...

進入本殿前要先經過一道門,
熊熊給他忘了這叫甚麼,所以也無從查起。

(不是圍著大石或大樹,不知道能不能算注連繩-->
注連繩圈起來的東西是神聖物品,繩外就是凡間)

看到很多十六瓣菊花,
才後知後覺想到,啊,神宮是供奉明治天皇的啦!

原木色系的長長廊道,我也很喜歡。
當天到的時候已經是early afternoon了,陽光微斜,氣氛很柔和。

觀光客要來合照一張(屁股的肥肉好應該減掉)。

我們運氣好,剛錯開了選舉團,又沒遇上旅行團,
所以大殿前冷冷清清小貓沒幾隻。

雖然天皇家跟武家在某種程度上應該是對立的,
但我怎麼覺得這神社的屋頂好像武士的頭盔。
 
奉獻的酒是沙波羅必魯,一樣有著紅色的北斗星。

某位殿下栽種的樹。

高松宮 = 宣仁親王,
對近代政治史很冷感的三角龍對這些人沒研究(也懶得研究)。

看起來像是某種大有來頭的石頭耶!

離開前要大大蓋上一個印章。
這是此行我覺得刻得最好得一個章(雖然也只是橡皮章),
不過若印墨可以用其他顏色就更好了。

紅色覺得很刺目哪!

就這樣隨意結束了「參拜」行程(根本也只有看建築)。
呼吸著神宮內外的靜謐,不禁想到,
在戰爭時被鎔鑄成武器的、那站在國境之北的銅牛,
曾經的落腳處,是不是札幌的圓山公園?

畢竟,在國境之南的那隻,本來是放在台北的圓山公園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網路三角龍 的頭像
網路三角龍

掉入古老歲月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