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巧可: 姊姊說夏天到了該去海邊,但是他又很懶,懶得跑太遠,
而且據說墾丁出現鯊魚,姊姊太膽小不敢去。所以...就去雲林縣的海水浴場。

三角龍: 現在很多小孩都不知道了,包括我堂弟也說他沒聽過這個地方!



東西快速道路已開通,小時候搭車的勞頓跟道路的顛簸已不復見,
我們先去虎尾,從虎尾開過去大約半個多小時就到了。

看到成串成堆的蚵仔,就知道越來越靠近了。
三條崙目前最主要的經濟活動"似乎"是牡蠣養殖。
我不喜歡吃蚵仔,連蚵仔煎、蚵仔麵線都不大能接受,所以,沒太大感情。

這麼靠海的地方,竟然最大的廟是包公廟。
海清宮,供奉的是三角龍小時候的偶像包拯大人。


據說(又是據說,我真是愛死了這些據說),
乾隆三年時,有位村民夢見一位手持金杖的長鬚老者告訴他七月十日時將會有天神降於海邊。
這位村民醒來後當然馬上跟大家說,那時候的村民們也好相信,
大家相約前往海邊,果然看見一艘舢舨由海面漂來,
舢舨上有閻羅天子(因為包公夜審陰所以又稱閻羅天子)的神像及牌位,
於是建廟供奉之,並定每年的農曆7月10日為閻羅天子的千秋聖誕。

 


趕快拉著巧可跟廟合照一張。
三角龍覺得自己的姿勢真是有夠ㄍㄟ掰。

廟裡狗應該不能進去,讓巧可跟恐龍阿姐在超涼爽走道吹風,
我進去瞻仰一下包大人。
現在這座廟是新建的,但據說仿古代不是用釘子的建造法。
裡面華麗的咧~ 還有灑水耶!! 天氣熱,灑水降溫不賴,
但若是膽小一點的不知道會不會覺得有乾冰效果|||


牆面都是包公案的故事。
這是狸貓換太子。
(其實故事我都知道,但是要我講出是哪一案,我還真的記不住那麼多...)

拜完包大人,往廟後方的海清公園走去。
中南部的公園很堅持一定要放水泥動物群,這邊真是我看過密度最高的。
例如說有搬石頭的大猩猩啦...


有一大群面向著廟的啦....


(拜拜嗎@@)

短腿巧可跟短腿小豹子合照一張。


接著因為都來了,還是要走去海水浴場探一下路。
是說,我們一開始先開過去了,但是破破爛爛都沒有車,有點害怕就不敢停下來。
但後來想想都來了,還是去瞄一眼好了。

因為遊客稀少(禮拜六都沒啥人是怎樣),
工作人員很熱情的招呼我們去玩,說要給我算學生票。
全票100我有點不想拿出來,半票60是我勉強能接受的,何況巧可也能進去,所以就買票入內了。

出乎意料,裡面還滿多人在玩樂的。不過應該都是入園免費的當地人。

看得出來當時經過規劃,不過都破敗了就是....
前陣子下了好幾天大雨,地不平,到處都是積。
有座疑似餐廳或販賣部的濱海大樓連窗戶都不見,天花板也掉漆,根本就廢墟來著。


發霉又可能不太牢固的兒童遊樂器材。

 


圍牆不修乾脆拆掉要不要? 金屬拿去回收不是滿好賣嗎?
留著這些歪歪扭扭的鐵欄杆真的很廢。

簡單的說目前還在使用的應該就是游泳池、游泳區、水上遊樂區這樣。
我覺得真的很可惜咧。

這邊說真的水還不錯,海鮮又好吃(過去的印象),
好不容易弄了個遊樂區,卻缺乏行銷沒人要來,
搞得要倒不倒廢墟一樣...

到游泳區一看,還滿多匹犬耶!
都是人家帶來玩的,因為遊客少,包場似的。
不過門票應該是比犬游泳池便宜一些就是啦...

巧可一進來就很多犬跑來找他玩,
但是小氣巧可不肯跟陌生狗玩,不知道是不是小時候流浪吃了太多苦頭的關係,
一直在繞著我游來游去(犬型鯊魚???)

這隻不是王妮妮,是別人帶來的狗。
應該是真正的西高地白梗。

遠方那個撐洋傘的就是一開始只想在廟裡吹風的恐龍阿姐。

巧可丸下水了。

我一直堅持巧可應該有一半以上拉不拉多的血統,
理論上要不怕水、愛游泳才對。

他跟在我們兩個後面行走,走到無法踩到沙地時就自然游起來。

果然不久後就游得很熟練了。

跟堂弟一起游。

但是偶爾會出現這種奇怪的海馬游法。
整隻狗人立起來,前腳用力拍打水花,
而且速度快得咧,我們都來不及逃走。

被抓到了。

巧可丸竟然掛在堂弟身上不肯離開,
我在旁邊笑到腿軟。


來合照一張。
後面的黃金很習慣看鏡頭,一直咬著他得浮球在我們身後游來游去。

玩到後來巧可丸已經不想游了,拼命往岸邊游去。
(他一定覺得遇到水鬼...因為我抓著他往後走,不管他怎麼游,都一直後退...)

這邊雖然設備都爛得差不多,但至少淋浴處是好的,室外水龍頭也有,還接了水管。
所以幫巧可沖沖身體,自己也換好衣服,
帶著他走一走順便把身體晾乾。


恐龍媽開始奪命連環CALL, 害我們沒空等太陽下山。


蚵田。


遠方是六輕跟風力發電,六輕的煙囪看不太清楚就是。
我們一直覺得這個角度拍過去,很有異國風情。


因為游太累,巧可丸回程睡死了。
一路從台西睡回斗六有沒有那麼累....

三角龍PS:
記得之前跟同事提過想去看看三條崙,他問我: 那邊有人去嗎?
說真的,我覺得沒很多人去更好。
有很多地方,一但很多觀光客,雖然吃東西方便,設備好,但就少了些什麼。
像是過度裝飾的玉石明珠,看到的是鑲金裹銀的設計,反而忽略了珠玉本身的光芒。

我不喜歡人擠人湊熱鬧,現在流行什麼,我通常都是隔年或隔兩年再去。
像在遊客不多的三條崙海水浴場,
我看到沒落的漁村(雖然房子數量比我想像中多,結構比我想像中好)夕陽般不強卻堅定的生命力,
我聽到自然的風聲水聲而不是遊客的喧鬧聲(有啦都是我自己製造的),
其實,我還滿喜歡這種「冷門景點的」。
至少,當哪天這裡再度熱鬧起來了,我一定會慶幸,自己曾在遊客不多的時候造訪過此處。

三條崙,我不熟,但是運氣頗好,網路上找到了很精彩的報導文學
作者是三條崙的人,雖然已離鄉許久,但從他的文字,
可以看到,他熱愛這個地方。
有空,可以仔細看看。文章共分成三篇,真得很值得一讀!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