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討厭聽到一句話。

 

「我已經回來x年了,可是我就是無法習慣台灣的交通台灣的空氣台灣的oo」

 

通常,這話不讓我當面聽到便罷,若是在我面前講出來,
我總是會嗆: 「then go back to your beautiful xx」。

 

本來嘛,喜歡就待不喜歡就走,幹嘛那麼自虐呢?
若有其他因素考量,像是薪水(教英文很好賺)跟工作之類的,
那恕我明說,你他媽的沒有靠妖的資格。

 

我懂人生有很多的無奈,但靠這種沒營養的妖,就真的讓人燃起一把火。
甚麼叫做不習慣?
你不喜歡,就不接受,所以無法習慣。
如同我不習慣加拿大好山好水好無聊友善的人們好虛偽;雖然以外在條件而言,這邊很適合住人。
你若喜歡,就會試著接受,就會習慣。
如同我甘之如飴呼吸著台灣汙濁的空氣看著荒謬的新聞;雖然崩斷神經線破口大罵的機率高了點。

 

很多時候,先不要生氣,換個角度想,事情就會不一樣了。

 

就跟我出門去玩的時候很少抱怨一樣。
(所以知道了,我的忍受力很高;逼到我抱怨的狀況,一般人可能直接瘋了)

 

對於我無法習慣的,我通常選擇忽略。
反正我只是來這邊幾天,死不了人的。
像是某些歐洲人用鼻孔看人還一身酒臭味、像是北京大家隨地吐痰(跟紐約人隨地吐口香糖在某種程度上很類似)、像是日本人規矩多如牛毛、像澳門的司機轉關都ㄎㄠ很大而且不減速...

 

我一樣可以板張死人臉語氣平平與之對答,甚至故意加重我的中文腔調。反正要賺錢的是他,大家互相互相。我也能夠笑著對自己說幸好就算踩到了也只要去路邊樹幹上擦一擦、掐著神經告訴自己所以日本很整齊、催眠自己街道上就能搭到雲霄飛車怎麼會有這麼讚的人生體驗... 

 

瞧,降子玩起來多爽。
甚麼鳥事都是很棒的體驗跟回憶。

 

甚至,還隨著玩過的地方越來越多,隨便都能講出: 比xx還好啊! (我從不去想: 比不上xx....) 

例如,街道的噁心度,目前排名第一仍是紐約市。
地鐵的壅擠度,暫時還沒人擠開北京市。
人群的冷漠度,倫敦穩坐龍頭寶座。
(而私心裡這些我不喜歡的點台灣永遠都是最後一名,所以除了天氣外從不拿來跟別的城市相比)

 

但我在這些城市裡遊玩的時候,通常是不放大缺點還故意忽略的。
所以大多不影響我的玩興。
而且,我發現我的適應力漸漸地越來越像變色龍。
像是,
買東西的時候店員跟我講德文(最好我長得不是亞洲臉)、走在路上還有其他觀光客來跟我問路(ㄟ我手上也拿著地圖耶)、甚至擠在公車上還能跟旁邊的大姐阿嬤聊天,聊到坐在另一邊的乘客也加入好個世界大同。

 

想想也是一種附加收穫,至少我除了搭飛機很賽之外,旅行時還未遇上想要坐在地上哭的經驗(例如錢包被扒走之類;當然,我也希望這輩子都不要遇上任何一個),反而常常遇到好心的貴人相助。

 

話說回來,每一次的遊樂,地方是我選的,旅館是我挑的,行程是我排的,
不管有甚麼不開心都是自作自受,我哪來的立場靠妖。
這是風險。跟做生意一樣,是一個自助旅行者需要接受並面對的風險。

 

說到底,
若有時間抱怨,何不專心體驗觀察?

 

三角龍ps:
前兩天一個小孩子問已經回台灣四年的三角龍說:
「你怎麼受得了? 這天氣! 我好討厭台灣的天氣。」
我只是笑笑問他: 「出國了才討厭吧?!」
他一愣,很不好意思地點點頭。

 

我希望有一天他會因為看過了遼闊的世界,
而更能體會故鄉的美。

 

(其實內心正在os: 你才出去半年知道個屁!!! 半年就可以回家一趟有多幸福你懂嗎! 死孩子!)

 

三角龍再ps:
我覺得台灣的小孩已經越來越不知道甚麼是體會跟觀察了。
他們只要安靜地抓著PSP或其他掌上型電子器材就可以過一輩子,
就算是彗星快撞上地球了也無動於衷吧。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