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一種文明病,寫論文的時候,音樂其實滿重要的。

 

其實小時候的三角龍不太聽流行音樂,成長過程是從兒歌跳到古典音樂(小時候真是個ㄍㄟ掰的小鬼耶)。印象中除了被恐龍阿姊荼毒的小虎隊之外,其他的流行樂是上了國中後才跟著朋友們一起聽的。但隨著年紀增長,也漸漸有一些自己耳朵聽起來很順的流行音樂。

 

在美國那段時間,聽的是恐龍阿姐補給來的無印良品跟王力宏。那時這兩個我是比較喜歡無印良品的。在那個喜歡耍孤獨的年紀,《掌心》這張專輯在很大的程度上填滿了我的強說愁。一直到現在,只要聽到那張專輯裡的任何一段音樂,我都會想到大西洋城Board Walk上的自以為在演慘綠少女的自己。在木頭搭出來的步道上行走(散步?!),還要一邊忙著撥開被海風吹到臉上的頭髮跟拉緊外套,刻意不想理會同行的人,好像另外一頭的熱鬧都與我無關。自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默默生氣要住在不喜歡的國家、跟不喜歡的人、講不喜歡的語言、過不喜歡的生活。

 

到溫哥華之後,對流行樂還是很隨意。因為恐龍阿姊的關係,王力宏跟無印良品還是占很大的部分,但漸漸加入了五月天、周杰倫、陶喆、林俊傑、張棟樑,還有那時候大概全台灣只有我在聽的曹格。大學最後一個學期所有交上去的論文,基本上是林俊傑那張《曹操》成就的。再有,那時候很多歌手都唱中國風,搭配這所謂的fusion寫起婦女纏足、李後主的風花雪月、三言二拍中的婦女貞節概念這些無病呻吟的研究論文不知為何特別給力。 (繼"立馬"後的愛用語)

 

後來回台灣,大概太容易取得,除了之前提過這些歌手,其實其他的流行樂都聽聽就算,好像沒再特別發現喜歡的了。

 

再出來念書,發現我亂聽的音樂真是越來越廣。除了還是把自己侷限在華語流行音樂內外,我居然聽起1930年代的月夜愁、望春風,小時後風靡一時(但小時後不瘋)的陳艾湄,對岸歌手郭頂、許嵩(這位好像已經在台灣發片了)等。

 

在書寫關乎我學位的畢業論文時,音樂也是一換再換。因為真的寫得很想抓狂,所以老挑一些蹦蹦跳跳的快歌。有天忽然又想聽老歌又想聽快歌,隨便在google打了「山頂黑狗兄」,結果出來以下這支,害我中毒很深每天都要放很多次直到我懶得再按reply為止。

 

(但缺點是太high, 最後就是眼睛一直盯著影片一直按replay, 進度嚴重delay!!!)

 

然後因為youtube都會有建議影片,所以我又不小心看了這支--

 

 

在笑到噴淚後(壓力是有那麼大),瘋狂把所有蘇打綠的音樂全部拿出來放。雖然全部都是舊歌,但大部分對我來說都是新歌。蘇打綠知名度大開的時候,好像正是我大學快畢業前後吧,大概終於可以回台灣太開心,完全沒在注意從小就不是很關心的流行音樂。

 

於是在我有一天聽了不知道幾百次「無眠」之後真的失眠 (好啦是我牽拖,其實是身體很累但頭腦一直想著進度沒完成,良心不安睡不著)的隔天,莫名其妙進度突然突飛猛進。很順利的照著自己定下的進度完成最後兩次修改送proofread, 等proofreader把檔案還我,補上所有的圖片跟排版後,就可以專心打包+準備旅行了娃哈哈哈。

 

不得不說,蘇打綠的音樂跟青峯的聲音對我來說定心效果太好,工作到耳朵忽然回神時把歌詞拉出來看又是很好的break。

 

所以我真的要大感謝蘇打綠,真的。

因為有你們我才能順順把論文生出來啊! (肚子的肥肉要是也能一起出生就更好了)

 

Per 大頭's request, 我勉強算是寫了篇念研究所的心得出來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網路三角龍 的頭像
網路三角龍

掉入古老歲月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