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最近又追完一部連續劇。

 

(覺得連續劇還是每天跟著電視播放進度追比較有感覺,看完才覺得才有力氣隔天上班,全然是過去主婦心態啊)

 

這部的製作團隊同去年追的「雨後驕陽」,以台製八點檔而言,算是認真的考究與精緻的畫面保有一定水準,演員不管新舊也一樣表現都很出色。最值得提的是由杰威爾製作的原聲帶,完全讓人很想一直去找來聽!!! (也應該說幸好演員也算會唱歌,可以唱一下插曲 ← 覺得這個手法非常復古,差點都有抄歌詞的慾望了 ← 小時候買不起原聲帶都會這樣)   台劇已經很久都沒有好好為連續劇量身製作音樂,這部不但片頭片尾插曲都特別做,甚至還有交響樂版,可以感受用心與誠意,也是拍攝一部好戲劇該有的態度及高度。

 

跟主題曲及片尾曲相比,其實我是比較喜歡插曲《愛你一個人》。三角龍很阿宅地看過作曲者葉懷佩的臉書,他說「想寫一首簡單舒服的民謠」,而這首歌的確給我一種很平靜的感覺,簡單的編曲很能定心,已經成為我上班時偷聽的無限輪迴歌超過一周。葉懷佩也提到,為了製作片尾曲寫了三首歌,《愛你一個人》沒有被選上,但之後卻成為插曲。這首歌編曲搶耳卻不搶戲,出現在劇中時,一開始都不會特別注意,但都會被歌詞的裡「陪你走西又走東」或「你的笑像萬靈丹 讓我肖念一世人」瞬間吸引(明明插曲的時後都在努力滑手機看劇情啊)。

 

(建議搭配XDDD)

 

《春梅》的概念跟日劇比較像,主角就是春梅一人,所以同時有多位男性配角。光是在春梅身邊繞的,就有「義兄」、童年學伴(或玩伴)、學校的醫生、跟帥氣日本軍官 (看形容詞就知道我偏心哪一位)。故事從台灣蔗農爭取權益開始,因為誤會,造成春梅的父母身亡。關心社會運動的醫生收養了春梅,春梅遂從農家女兒變成醫生家的大小姐。長大後的春梅雖然成靠自己的開朗與努力,讓養父母疼愛她,並成為合格的看護婦,但後來因為種種原因,而顛沛流離的很長一段時間,也再度失去家人跟朋友。因為劇情是繞著「春梅」這個角色,所以比較著墨在她的生活、她的家庭、她的朋友、她的感情;而我覺得比重最重的是愛情故事,光是找到歸宿居然就從12歲找到4x歲,整個讓三角龍充滿歐巴桑魂,每幾天就要吶喊一次到底是要到甚麼時後才會在一起!

 

couple

12歲就認識了,還交換平安符跟御守。

 

couple2  

結果到四十幾歲才在一起。

宮本你是怎樣,養蘿莉不用養那麼久!!!!

(忍不住又歐巴桑魂上身)

 

因為愛情比重大,所以《春梅》的臉書上提到的「如果透過『阿信』能看見日本女人的奮鬥不懈,『春梅』正是台灣女人為生存永不妥協的縮影。」,在我看來是把格局畫大了。實際上我覺得有阿信影子的,只有小春梅想走回老家卻遇上逃兵的那一幕。我反而認為此劇應該比較像是大時代裡的愛情小品,是個很揪心(虐心)的愛情故事。

(當然這是因為三角龍偏好春梅的最愛應該是帥氣軍官宮本,所以就造成這一對因族群不同、社會地位不同,而在日本戰敗後不得不分隔兩地而且見面之日遙遙無期,坷坷絆絆的情路。)

 

因為對大環境,像是日治時期的族群分裂、日本戰敗後日本人遣返(光是參考〈灣生回家〉覺得稍嫌潦草)、光復後台灣人(本省族群)的處境、知識階層/地主階層面臨的困難、228事件、日本戰後經濟的變遷等等議題著墨不多,所以覺得「為生存永不妥協」這種說法有點空泛。也因此《春梅》不是大格局的大河劇。整體而言,我覺得這部連續劇就像是我喜歡的插曲《愛你一個人》給我的感覺,雲淡風輕的,講一個大時代裡可以很驚滔駭浪的愛情故事。

  

但其實,就淡淡講一個愛情故事也沒甚麼不好,重點是觀眾看得很開心。

  

三角龍ps:

小春梅遇上日本逃兵那幕,我覺得那日本兵演得超好。他表現出一個務農的年輕人,在被逼迫拿槍桿後,遇上殖民地一個也是務農家庭出身的女孩,那種驚喜。還有那種用肢體語言跟表情來消彌語言隔閡的表現,因為三角龍自己有過類似經驗,所以覺得很有共鳴。

 

bing  

 

三角龍再ps:

飾演讓人無法討厭的反派特高中村的李沛旭,基本已經是我心目中最會演戲的model了! 他把特高的兇狠冷酷詮釋得很好,但面對所愛的女子寬美時又可以一秒充滿粉紅泡泡。不過我最崇拜的還是他的日文- 上一次看他演日本人 (幹嘛老演日本人啊)是《歌謠春風》裡純純的丈夫白石先生。那時他只能講一些單字跟簡單片語,而且充滿莫名的喜感(明明不是喜劇),但在這部裡不但發音到位,還能夠全日文對戲。日文一樣好得驚人的還有小野部長(曹景俊)跟洋子學姐(朱蕾安),一開始沒有意識到他們兩個其實也是台灣人。宮本剛(Darren)的日文也不錯啦,但是這部戲實在太多高手了。

 

nakamura  

明明是壞特高,但完全無法討厭。

 

特高=特別高等警察,其實是個不管在台灣或在日本都讓人討厭的族群。大日本帝國時期,政利用這種秘密警察組織,來鎮壓思想(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無政府主義等等),當時不知道有多少人被「維持治安」的名義冤枉逮捕、加以刑求。這應該是看過NHK時代晨間劇的人都記得的橋段。

 

三角龍最後一個ps:

但我真的不懂,明明是日領時期,為甚麼劇中動不動就在吃包子! 台灣沒有生產小麥,根據阿媽的第一手消息,包子饅頭這類食物,是光復後、開始領有美援,才漸漸普及的。我沒有認真查資料,但就片段記憶, 日領時期即便有麵粉,較有可能出現的地方是日本人的商店,而且應該是拿來做麵包、糕點等西洋料理才對。

 

另外就是,劇中人明明都是受日本教育,為甚麼、為甚麼寫信都用中文啊!!!! 如果家裡還有人不會看日文也就罷了,但是大家都是受日本(高等)教育啊!!! (連宮本多桑寫信給他兒子都寫中文是怎樣啦)

 

以上這兩點常常害我很出戲,不過其他沒甚麼好嫌棄的。

 

另一首插曲。

五分鐘就可以演完到底為何你們兩個要糾結55集!!

 

以上。

音樂取自youtube,  照片由春梅臉書亂抓。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