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對傳教士認識多少?


小學二年級左右的時候, 每天放學都會有一些大哥哥大姊姊在門口發小本子.
本子裡面是一堆聖經故事, 附有彩色插圖; 算是我對基督教的第一個認識.
那時候覺得裡面的故事好看極了, 也不太討厭這個宗教.

只是也是差不多那個時候開始, 每根電線桿上開始出現標語.
什麼信耶穌得永生, 天國近了, 不可崇拜偶像之類.
對還不到十歲的小孩來說, 永生跟天國一點都不重要.
至於不可崇拜偶像, 那時正是小虎隊炫風捲襲全台灣的時代,
自小跟著家裡的大孩子聽小虎隊看小虎隊, 偶像偶像的說著, 怎麼可能不崇拜偶像?
(雖然長大後知道此偶像非彼偶像)
這時起我開始對此教反感.

之後陸陸續續被傳教過好幾次.
多數是教會裡的教友, 路上遇到不認識的.
上門按鈴的謝天謝地沒碰到過(也希望不會碰到).
後來拿宗教課又被那幾個教義差不多三大宗教(基督教, 回教, 猶太教)折磨個半死,
所以我從對基督教反感變成超級不喜歡.

這些是屬於惹人厭的傳教,
當然後來也學到一些偉大的傳教士.

歷史課本裡的利馬竇, 湯若望大家都認識.
八國聯軍時代中國人反而要靠傳教士保護;
許多窮人家的孩子因為有了教會才有溫飽能讀書的生活.
姑且不論這些傳教士的心態是收買孩子, 希望他們昄依基督; 還是出於所謂天主的大愛,
總之他們是真的有幫助到需要幫助的人.

學中國近代史的時候,
教授說其實當時在中國的傳教士裡有許多加拿大人.
學校附近就住著好幾個, 還健在的也已經八九十歲了, 卻都還說著一口流利的中文.
聽得我只想"哇~"的一聲喊出來, 順便打聽他們住哪裡好去拜訪.

最先讓我認識學習各國文化有趣之處的老師也當過傳教士, 也是說著一口流利的中文.
他的uncle是台灣某教堂的神父, 高中畢業後不想升學的他就去台灣找uncle, 順便傳教.
當然他後來是回美國唸書了, 不然也不可能當高中老師.
那時候他會跟一臉癡呆的我說中文, 也准許我在考試的時候用中文寫拼不出來的字,
在那個只能用黑暗來形容的高中時代不啻是一絲光亮.
(對了, 還要感謝仁慈的天主.
這位老師在我的期末成績灌水許多, 讓我可以脫離放牛班去唸普通班.
不過我唸了普通班後很懷念放牛班 ,因為放牛班上的同學比較好, 當然課也簡單許多)

然後我以為這就是所有的傳教士了, 五十歲左右, that's it.

沒想到這兩年又認識兩個, 其中一個還比我小.

一開始是不知道他們當過傳教士的.
只是上課的時候會想, 這是什麼外國人啊, 日文/中文講的那麼流利?
最過分的是每次都上課才寫一個禮拜前發下去的作文功課, 然後很惡劣的拿滿分.
會講中文的那個甚至給孩子取個中文名子.
(老師: your daughter's name sounds like chinese to me.
同學: it is chinese.
老師: why did you give her a chinese name?
同學: 因為我會說中文.
全班笑翻)

發現他們當過傳教士, 其實是不小心偷看到他們的日/中文演講稿.
開頭就是: 高中畢業後, 我不確定未來的人生可以做什麼, 就決定去中國傳教.
(正確句子忘記了, 不過大概就是這樣)
(嚇死人的使用亞洲語言能力)
我: 哇哇, 你跟那個日文很流利的xx一樣, 都當過missionaries耶!
同學: 對啊, 我會認識他就是因為我們兩個都是傳教士.

二十出頭的年輕人, 曾經當過三年左右的傳教士,
並且說以後有機會, 不反對再繼續這個工作.

果然是不死的神聖職業啊!

三角龍ps:
從小到大沒唸過教會學校只去過兩次教堂(兩次都禮拜到睡著),
而宗教課唸了一個半月還沒上到基督教就落荒而逃, 因此對基督教的認識幾乎是零.
所以以上所提到的如果不是基督教, 不要來罵我蛤~

我永遠搞不清楚protestan(好像拼錯)跟catholic還有oxth...(東正教?)有啥不同.
看我連拼都拼不出來了.

2005/03/21

再ps:
本學期再度跟傳教士先生當同學.
他不但中文一流, 連演起討價還價的市井商人都入木五分.
我多加了兩分啦, 哈哈, 他可能比我還會殺價咧!!

全站熱搜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