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天若有情不是劉德華演的那部電影,
是亦舒的小說.




因為學校圖書館只有兩本亦舒的書, 所以看他的作品, 是上個月才開始的事.
天若有情(幸好室友去年回國, 帶了很多再版的亦舒小說)

《天若有情》是獨立小說,但幾個配角卻是我很熟悉的-- 小郭, 原振俠, 白夫人(這個應該是白素吧), 勒曼醫院--
故事也帶點科幻味道,讓人不得不想到倪匡啊~
還沒開始看倪匡小說的時候,我天天準時收看一齣叫原振俠的港劇,還因此當了一陣子黎明迷。
現在想想我迷上的應該是原振俠不是黎明,而且我上次找到香菇頭的劇照拍桌笑得快昏死過去。

出國後開始看倪匡小說,雖不是特別迷戀,卻也一本本搜括回家幾乎沒有遺漏。
看完覺得原振俠是個精神分裂者,他的故事自言自語個沒完沒了,令人心生厭煩。
我喜歡衛斯理的故事多點,可是我討厭衛斯理。
總覺得倪匡筆下的女性角色比男性出色可愛許多,
翻遍倪匡全集,我找不出一個可以讓我喜歡上的男性角色,就算是獨立故事中的也一樣。

啊咧我又扯很遠orz

《天若有情》的故事亂驚悚一把。
說的是一對年紀差異很大的情侶,為了白首偕老,求助勒曼醫院研究生讓其中一人回到年輕時代。
手術是成功也是失敗,白髮蒼蒼的男子真正返老還童,不但不衰老甚至退化到幼兒期。
三十五年後,兩人再度接受手術,終於達到一起變老的心願,接著,同天過世。
算是個happy ending吧,但兩人糾纏牽扯百多年的感情卻是那麼沉重。
當老的一方想離開了,說來世再續前緣,年輕的一方卻不肯放手,硬是要追求那長生。

有個我喜歡的言情小說作家,我忘記誰了(綠痕??),
以「生生世世永為夫妻」為題材寫過一篇小說。
愛到最後(第七世的樣子),書中主角說,「我好累,可不可以放我走?」
情到濃時的山盟海誓竟是如此沉重?當時我還小震撼了一下。

總覺得《天若有情》探討的還有不同世代的愛情觀。
小說時代設定在2020年,大偵探小郭已是80老翁,故事主人翁也已過中年。
她總感嘆時代不同了。
上一世紀,配偶要消失五年,才能單方面離婚,現在,只需要一年。
上一世紀,女性身分驕矜,生活就是純戀愛,男伴以服侍她們為榮。
世紀末,女子與男子並肩作戰,做得粗聲大氣、蓬頭垢面、情緒低落。
接著,男女生活各歸各,負擔減輕,卻更加寂寞。 (p. 167)

這是現代的男女平等啊。
女子要求的男女平等,應該是有平等的市場讓女性發揮,不再歧視女性。
要求的平等應該是尊重,尊重女性的智慧,才華,能力;
而不是不屑的認為只要是女性,就一定開車技術不好,就一定沒有足夠能力坐上管理位子,
就一定只能在家煮飯帶小孩,就一定要把房子弄得井井有條。
(ps我最恨不相關的客人說我起床不疊被子房間混亂,幹,我媽都沒說話了,一個外人靠夭個屁。
看不慣可以不要來看,老娘才沒興趣開放房間給人參觀,那是我私人的地方!)
要求的平等不應該是女人可以不用穿內衣這種愚蠢的事情。
要求的也不應該是光讓男人做牛做馬,既要被養又要被服侍。

是的,就跟大男人主義不該是不賺錢養家而且回家要不到錢還打老婆,不事生產(金錢跟小孩)又什麼都不會。
大女人主義也不該光是茶來張口飯來伸手不肯下廚洗碗不會用洗衣機上下車要人開車門購物吃飯要人掏錢買單兼提袋子。

我說--
以上任何一點,請個傭人/管家/司機都來的好用許多,何必要那複雜的關係。

有種就不要情況看起來危險的時候尖叫著跑到男生旁邊去。

這麼巧,一開電腦到處逛,發現我常逛的部落站長新貼了篇跟男女平等有關的文。
白飯粒- 「only for ladies」是禮遇或是歧視?

我寫不出來的人家都說了啦~~

喔還有這篇也一定要看:
草莓圖騰-假性女權主義者

三角龍ps:
重看草莓圖騰的文,忽然笑出來,原來我身邊一直有個假女權主義者。

好友碧玉,溫哥華土生土長第二代華人一枚。
自封大女人主義者,說以後結婚丈夫一定要分擔家事,他也不願意放棄自己的工作等等。
但每每講到上學裝束就大肆批評那些化美麗的妝緊身衣裙高跟鞋放假還上bar的女生,活似人家罪該萬死。
總說學校是上課的地方幹嘛打扮那麼美麗,毛衣牛仔褲僅夠了。
(話說要穿緊身衣裙也要有那個身材吧,我就死也不穿那麼緊的衣服出門。)
而我真的一整個冬天我就光看他兩件毛衣牛仔褲同一雙鞋子。除了畢業典禮那天還真的沒看他以其他裝束出現。
(請注意,加拿大的冬天十月開始,一直持續到隔年五月。)
話說我好剛也認識幾個艷女成績好得嚇嚇叫,不只文科美女,也有未來的醫生科學家。
學校是讀書的地方沒錯,但也是交朋友的地方啊! 人家打扮的美麗可人男友一堆,照樣還沒畢業就申請到工作或研究所,是不知道哪裡輸給乖乖牌了。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