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跑到圖書館後才發現該用的資料一樣都沒帶, 連隨身硬碟都在家裡@@
但是已經爬到五樓了, 懶得再移動, 就從書架上隨便抓了一本書打發時間.




評論裡提到了這麼個名詞「次文化」。

我中文爛,又恨工具書,所以雖然這是個常常看到詞,我卻從來不想去弄懂它代表著什麼。

 

原來這竟是個那麼簡單的東西。
不就是老爹年輕時期/高中時代的高中生會用的話語。
例如: 一管馬子、燻草、雜碎、菜、把人的鳥笑歪、操你媽的B等。
(最後一個在"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出現幾百次,當年看不懂,卻記下了。其實現在也還不是很懂B代表啥Orz)


這些常讓我跟眷村聯想在一起的東西(因為在所謂的眷村文學看到最多),原來叫做次文化。
而這些文學作品,有正面的評價,優質作者等。
那,爲什麼,現在的青少年的用語被批評個半死?
等他們長大到了可以創作這種文學,字裡行間也是會充斥著機車、瞎、整個、Orz等吧。
(我老人家只認識這四個|||)

 

還是這是中國人的社會裡的特有現象?=========================================================================
順便推薦一下這本書好了。

 

作者是郭箏,我借回的是「好個翹課天」,民國七十八年遠流出版社出版。
包含六篇短篇。三篇現代(其中兩篇以高中學生為主角- 次文化,呵呵),三篇古代。

 

我昨天才認識他,今天中午就邊吃泡麵邊把書看完。
對現代那三篇比較沒有感覺。涵義太深刻,我讀不出來。
古代有兩篇的震撼力非常大。

 

其一,《冤枉呀,大人!》敘述為了拯救歌女於偽大俠之手的保鑣頭子好心沒好報。
自認清白不用逃離偽大俠的栽贓,卻沒想到遇上的貪官,判了殺千刀。
我一直知道殺千刀是什麼,卻第一次看到有人這樣寫實,這樣血淋淋的形容。

 

「腳指剁光了,劊子手開始剮他的小腿。一片片有紋有理,帶著筋絡的肉,「啪啪啪」地摔在地下。...觀眾看到兩條很奇怪的腿,上半截是布的顏色和肉、血的顏色,下半截卻只是一根青白。...大腿已快剮玩,左邊的劊子手已在削他的肚皮。...他看見自己的腸子,白花花的。這個劊子手竟不會控制自己下手的輕重。」(p.144-146)

 

而這一切,不只因為縣太爺是個貪官,還因為他想藉此揚名,以死囚之口證明自己並不是貪官。
從腳指開始剮的極刑,只是要人留著一條命,然後在忍受不了的時候開口,
喊冤也好,罵人也好,最好罵他貪官,這樣就代表了他是一個好官。

 

好熟悉,是吧?
只是現在殺千刀剮刑已廢除了許久,替代的是另外一種形式的折磨。
 
其二,《破城》。城是鳳陽,就是朱元璋的原籍。
這篇根本一邊發抖一邊看完。

以諷刺的手法描寫熟讀孔孟的文人之家,荒謬地令人發笑。
明明手無縛雞之力,卻大言不慚的說著「恨不能手持干戈以衛城邦耳」;
明明局勢已無可挽回,還自欺欺人談論「聖上天命所歸,服被萬民,那些土匪惡棍想必不久就會退去」。 (p.158)

 

對飢餓的描寫同樣令人震撼。
中國人的城雖然保護了城內居民,卻也在敵軍的圍攻下斷了糧食。
米是配給的,城裡所有的飛禽走獸,也歸公有,都要配給。
於是,吃完了配給的米,改吃動物;每人分到的都是奇形怪狀的屍體。
動物都吃完了,開始吃人,先女人,後男人。

詩書傳家的江家大宅裡,兩個家僕把死去的父親吃了,廚娘也接著消失了。
兩個夫人被官兵拉走,小兒子失蹤。
家僕轉而攻擊大老爺,老爺逃出大宅,最後停在老詩友家門口,下場不言可知。

城破後,唯一存活的女兒被粗暴的兵士輪姦,只要塞給她一把乾糧,她甘願打開雙腿。
施暴者與受害者,都讓爭戰折磨地走了形,都看不出其實對方是自己定下婚約的妻子良人。

 

「江家或許早已避難到鄉下去了;他自己的家人或許都沒有死,正好好活在另一個城鎮裡。」

 

 心態,也是千年未變呀。

 

引用: 張耀仁- 【我並不喜歡〈好個翹課天〉】訪郭箏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