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恐龍狗散步的時候, 遇上黑白雙煞一家狗, 停下來打打招呼.
(附近田裡養的看田狗, 像拉布拉多, 一黑一白, 還有一隻黑色狗仔)


正當聊得開心時, 後面傳來歐多敗的喇叭聲.
以為有車子要過, 我趕快把恐龍狗拉到田邊站好.
等了許久怎麼歐多敗就在我身後噗噗噗噗噗也不騎過去, 是怎樣?

那位中年太太看我回頭, 就問:
"啊你的狗會不會咬人?"

"我牽著, 不會啦, 不過這幾隻(黑白雙煞一家)不是我的, 我不知道."
"你怎麼不給他籠起來?" (台語, 關在籠子的意思)
"蛤?" 完全給他有聽沒有懂.
"你怎麼不給他籠起來?" 還跟我大聲耶, 奇怪.

"我為什麼要給他籠起來?" 氣勢不能輸人, 也大聲回去.
"這麼大隻, 夭壽喔." 噗噗噗騎走.

是怎樣, 大隻就要籠起來嗎? 我看你比恐龍狗還要胖怎麼不把自己籠起來啊?
莫名奇妙.

==========================================

是說台灣的鄉下也越來越不適合生活了.
最近幾天天氣好雨量少, 附近的果園都在噴灑農藥, 恐龍媽說暫時都不要蹓狗了,
免得不小心吃到毒草.

(附帶一提, 還未成熟的綠色橘子都灑藥灑到變成白色的.
所以陳皮不要吃啊, 台灣做的也一樣)

反而是城市越來越適合養狗.
不但有步道公園, 還不會有莫名奇妙的路人叫你把狗籠起來(也許沒有???).
至少沒人有辦法把塞了毒餌的麵包丟到公寓單位裡吧.

===========================================

散步走到附近矮房子, 遠遠看到一隻黑狗對我們吠,
我趕快拉著恐龍狗掉頭.
在乘涼的女主人笑著不知道跟我說什麼, 距離太遠了我聽不清楚,
用台語大喊: "不好啦! 會打架啦!"

奇怪, 怎麼女主人好像聽不懂我說什麼, 繼續喊他的.
後來我才聽到他說, "不會啦, 你不要怕啦."
好吧, 人家都說了, 我就走過去.
通常我會掉頭, 都是怕恐龍狗去嚇到人, 還是跟別狗打起來.

女主人笑的親切: "男生還是女生啊?"
"男生啦."
"那不會打的, 我們這隻女生啦."

其實想打也打不起來, 巨大的恐龍狗一靠近, 那隻小黑狗就躲到旁邊去了.

黃昏涼涼還有風, 我就跟那兩位太太聊了一下.
雖然說著流利的國語, 但口音跟我們不一樣, 問了一下果然是從越南嫁來台灣的.
談吐其實比很多本土太太還要高雅.
問我恐龍狗多大了, 然後說比他孩子還大.
問我恐龍狗有沒有量過腰圍? 我說沒有, 不過光看也知道比他的粗.
三個人笑成一團.

真詭異, 在這個人情淡薄的時代, 我跟隔壁只停留在打招呼,
你的狗真大隻, 謝謝你的芒果之類的對話,
卻跟住處有段距離的越南太太聊開了.
他們身上有一種純樸的氣息, 很有書上描述的台灣早期農業社會的感覺.
(我太晚生了, 雖然是鄉下人, 也沒體會過)

台灣在追求富庶的同時, 好像失去了太多太多.

而且現在好像也不是很富庶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網路三角龍 的頭像
網路三角龍

掉入古老歲月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