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跟朋友約了逛街, 我先到.

打電話問他想逛哪裡,
回說到處都可以呀, 書店街晃晃也不錯.


估計大約還要半小時, 害怕百貨公司塞滿了逛週年慶的人,
我到慣去的飲料處買了杯烏龍茶(中午吃好飽...好飽...飽到快吐),
信步逛到新公園.

新公園是小時候常出沒的地方,
常常讓阿公帶著, 在樓下買了土司, 到新公園飼魚去.
(不過堂弟說現在不能飼魚了)
也因此, 小時後, 只記得新公園有個大池塘, 有小橋, 有樹, 有個火車頭.

長大後每次到新公園, 都是有目的.
像是為了去博物館看展覽, 像是跟朋友當老人家公園散步,
像是為了爬上銅牛拍張照片, 像是懶得走遠路而穿過公園.

第一次這麼悠閒自己一人悠逛來逛去(悠閒到跟蹓狗的人聊天, 還被要求幫忙拍照),
發現, 新公園裡的博物館, 日據前是天后宮.
就像, 大安森林公園, 日據時為總督府.
相隔一百多年的時空, 竟然為著差不多理由,
推倒了文化的見證.

對大安沒有感情(根本沒去過), 認為要是保留總督府多好.
習慣新公園的存在, 覺得要是天后宮還在多好, 但讓新公園取而代之似乎也不錯.

找個有樹蔭的地方坐著亂想想到開始發呆,
台灣的秋天好舒服, 我之前怎麼都認為台灣只剩兩個季節?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