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戶口長期掛在門口電線桿上當幽靈人口(跟我家狗掛在一起),
我直到今年才第一次去投下"神聖的一票"。



恐龍媽七早八早下金牌來催,叫我一定要回家投票。
是說我根本不知道我那一票會對他支持的人起什麼樣的作用,
不過反正我現在也失業了,就回家投票吧。

本來嘛,我對投票這種事情興趣缺缺。
候選人一個不識,
政黨只是從一籃爛蘋果中挑一個可能比較不爛的,
公投票更是從頭到尾搞不清楚在幹嘛。

還有掃街活動越掃越多鞭炮屑是怎樣?
人家晚上好好在看電視樓下唉北靠目拜託拜託又是怎麼一回事?
下班後好不容易脫離車陣回到家要吃飯休息就前後腳跟著來敲門,
一定握手還強調"我是本人"又是在演哪一齣?
不是本人難道是分身?我天天看著插滿街的大頭旗看得也煩。
你給我甚麼好處還是能見的未來嗎,我何必要搶救你?神經病。

還有,我家出現的印著各黨各派候選人的原子筆便條紙(很醜)抹布月歷(看得消化不良,可是老人家愛物惜物不會丟掉),算不算賄選我該不該去舉發?
還有這些政客(媽的真是政客)只負責選舉作秀都不用做事就對了。
真懷疑選上了這些人他們是否真的會做事?

對選舉活動這麼冷感甚至反感,追本溯源是當年某個冠了夫姓的候選人吵得童年三角龍夜夜不得好眠。
我舊家門口是片大空地,還沒變成菜市時一向是選舉造勢跟賣藥的最愛的場地,
吵得我覺也睡不好書也讀不下(雖說本來也沒很愛讀),長不高一定是因為這樣。
從當時就不能理解,這些候選人天天在我家門口哭,不嫌把鄉鎮未來整個唱衰嗎?

選前一天,新聞只有一條新聞,就是亞視的記者摔車昏迷還未恢復意識。
喔買尬,要變成國際事件了。
記者生涯不要命,我看可能以台灣為最。
不然媒體車上擠滿各家(國?)媒體,怎麼本地記者從來不摔下?

失業三角龍無聊拿著遙控器亂亂轉,
一群穿著動物衣服的人倒是引起的我的注意。
呃,綠黨?沒有聽過說,上網查一下,原來是關心環保與弱勢族群、和平取向的黨。
嗯,不錯不錯,覺得還滿貼近常民生活。
至少人家做事我有看到。

我覺得這些真的有在努力做事的人很可能太過不食人間煙火,要讓他們執政似乎不太可行。
(歷史告訴我們,執政的人如果太過認真執政就會失去權力,甚麼鳥定律)
但是如果能讓他們進入國會有發言權倒還不錯,
就算只是管環保好了,就算早已千瘡百孔的台灣島不見得能有甚麼改變,
但總比那兩大黨好,在野的不監督,在朝的不做事,整個不知道在耍哪國猴戲。
(這根本是公式吧,不管誰在野誰在朝做的事都馬一樣)

綠色本來就該是青山綠水,就跟藍色本該是藍天碧海一樣,
誰管你不民主的民主,自由都被搞得不自由了還有臉打著籃綠色旗幟喊民主。
真的是,賽啦。

至於搞好了環保會不會回歸過去大家要靠天吃飯或賣動物皮維生,
就是另一個課題了。
話說回來,現在爛成這樣,我們其實也沒啥輸不起的。

三角龍ps
昨晚恐龍爸轉述朋友的話:這次要是沒選上的,穩破產。

哈哈哈,你們就去當褲子吧。
選前花自己的錢就這樣如流水,一旦當選不把人民的稅錢當柴燒?

三角龍再ps
真心希望亞視記者平安無事。
他的人生應該有更大做為跟前景,
為了台灣這種白爛新聞,說真的連擦破一塊油皮都不值得。

三角龍最後一個ps
投票所借廟的大堂,我看著被經年累月的香煙燻黑、已經看不出美麗雕刻的藻井,
忽然覺得,在神明見證下投下的票,就會比較好嗎?
選出來的人,就真的會秉著一顆佛心為民福祉嗎?

藻井有厚厚的煙漬,垂下的吊燈卻掛滿黑黑的蜘蛛網,
整個過去香火鼎盛現在時機歹歹顧不上神明的淒涼樣。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