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帶你去山上。



姊姊穿著前一天買的運動褲、背著加拿大帶回來的水壺,
提著你曾真實存在於我生命中的最後有形證據,帶你去山上。

天氣陰陰的,很悶,很有風雨欲來之勢。

心情很不好,一路都不怎麼想說話。
邊爬山邊想,不知道你是不是滿意這個地方?
空氣好悶,氣都喘不上來。這樣的氣候你喜歡嗎?

我們挑了一個高高的、沒有很靠近大樹、曬得到太陽的地方。
丟了兩個五十元硬幣問你這裡好不好?
你還是很好商量,馬上答應了。

蹲下來開始挖坑,
其實姊姊已經很累很累,累到哭也哭不出來。

默默把你放入土坑,希望你好好走。
下山的路上下起了大雨,我們幾乎是一路被烏雲追趕著下山的。
這樣也好,有了雨水的幫忙,你也能更順利地回歸自然。

回到家,你的味道真的沒了。
連車子裡都沒你的味道,好像你並沒搭過。
明明,前一天,我還帶著你去公園,你還陪我去加油,
不聽話,在後座吠著加油站的員工。

也許,你已經很快很快的離開了。
搭著筋斗雲飛走了,是嗎?

阮的貼心黑狗兄,你現在逍遙自在真好命嗎?
我希望是,我相信是。

這是恐龍狗走當天我看到的雲。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心理作用,覺得超像他仰著脖子娃娃娃的姿態。

好想你啊,我的笨狗。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