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著端午假期,我約了堂姊上平溪玩玩。

感謝小阿姨大力贊助的大墨鏡,戴起來臉好小啊~
還有那天頭髮也是一整個順,連恐龍阿姐都懷疑我是不是前一天去剪頭...

前一晚先查了火車的時間,想說搭公車去換捷運,
但是在樓下左等右等公車就是不來。
心想,那走到較遠處那站好了,那邊多幾班可以搭。

才走到路口,就見會停台北車站的車子從遠處開來。
眼睛一霎晴天霹靂地發現整條路都是綠燈,
第一個反應是拔腿就跑,跑到公車站對街再看看左右沒車,一口氣衝過街,
跳上車的時候一直喘著。真是太久沒運動了我,不過追個公車也喘成這樣。



預定搭10:20的莒光,這樣到了瑞芳可以剛好接上一班平溪線小車車。
下公車的時候我驚覺已經十點十分了,又開始狂奔起來。
不耐煩等紅燈,我衝下地下道,一路跑到車站地下樓。

要買票時發現沒零錢了,一時間又看不到兌幣機在哪,
(台鐵,好不好把那台機器放在售票機旁邊? 這樣誰看的到啊!!)
只好去鐵路商店隨便買個東西把鈔票兌開,
買了車票後又直奔下月台。

衝到月台上才發現,幹,因為三角龍通常從台北搭車都是回斗六,
一時不查衝太快衝到南下月台,只好再衝一次。

沒想到等我衝下北上月台的時候竟然看到--
莒光號誤點10分鐘!!! 靠夭咧!!

打個電話跟堂姐update火車班表,我無聊的東看看西看看,
好不容易車子來了,卻根本擠也擠不上去。
誇張,逃難也不過這樣吧!
人已經擠到快跌出來,門還無法關上。
我覺得莒光號真的需要淘汰了。都沒有轉彎甩尾的時候把人一起甩下車嗎?
(三角龍已經無數次目睹轉彎時車門整個甩開)

站務員(拍寫,不知道大哥你的職務)一直呼喊著半小時後就會有另外一班電車,
請大家不要再試圖擠上莒光號,但是聽從的人寥寥可數啊...

看看時間已經慢了快半小時了,我從善如流放棄莒光號。
就在這時候另一側月台開進來一班電車,我問了堂姊這班也停瑞芳就跳上車了。

沒想到這班也擠得要死,我剛上車的時候站在門邊,
後來一路被推擠,塞在小小的縫隙裡面。
列車緩緩的開動(真的開得非常緩),
整個車內的對話都是--

好擠。
是整車的人都要去九份嗎?
不然我們去福隆?
算了,我們回台北。
-- 這是哪站啊? --不知道。


好不容易到了瑞芳,我跟著人潮下車,
下了車才能看到牌子,發現下一站是侯硐。
(地理不及格)
我打電話跟堂姐說,再上車,我不要在瑞芳擠。

其實那時候我已經忘記平溪線小火車車班很少這件事了....
小電車再度緩緩開動,可以看到月台上移動更加緩慢的人潮,
嚇死人了,真是有夠多人的多人。

 

在侯硐下車後遲鈍三角龍才在堂姊的提醒下記起火車時刻這件事情。
兩個人還在想要怎麼辦的時候,就聽到廣播說平溪小電車要進站了!

要不要這麼幸運,沒想到小電車也誤點啊!
跑下月台,三角龍衝到最後一個車廂處,
車門打開後也沒看門邊站的是誰,就很沒禮貌硬把那些人往內推擠上車。
本來以為堂姊會在前面那個門上車,沒想到他也跟著我擠上來了。
原來前面有一家人等著上車,看來勝算不大大,呵。

我們打算搭到最後一站再往回走,
沒想到抱持同樣想法的人不少,所以一路擠到菁桐站。
這時候就會說"幸好我很瘦"了。

幸好三角龍不胖,所以順利的活下來了...
 
菁桐火車站本身是個古蹟。
喜歡老車站的三角龍很樂。
 
從小就幻想著要當剪票員。

長大後才知道根本考不上。
就算考上了,這個職務大概也遲早會被廢掉的。

本來被我列為重點參觀地的太子賓館。
沒想到門票不能單買,一定要跟餐點。

是怎樣,人家不想在那邊吃東西(其實已經先在別處吃過了)。
所以門口看看就出來了。
說真的頗失落。
ㄟ這是...員工宿舍的一部分嗎?
我忘記了。

現在是個咖啡廳,又是要消費才能進去,令人整個不開心。
我辛辛苦苦追逐火車擠掉一分命來這邊就只是為了要吃山下也能吃得到的焗烤,
喝我們雲林縣出產的咖啡嗎?
台鐵本舖對街。
老太太不知道想著甚麼。

過去的榮景? 原本該屬於山村的安寧? 還是現在觀光客的嘈雜?

買了張特大車票蓋了滿滿的紀念章(死觀光客行為)後,
我們沿著鐵路往回走。
 
平溪人多到一個爆炸,多到有點不想進去老街。
所以隨意晃晃就走出來。

橋口貼著"禁止進入"的鐵橋。
看看我身後的台灣人們....台灣人真是太勇敢了。

我只走了一點點拍了這張照片,還是因為列車剛過我知道會有一個小時空檔。
沒再繼續往前的原因很簡單,人可以落腳的地方非常不安全。
腳下的木片沒有釘死,所以踏在上面很不穩。

(後面那位小姐可以不用這麼堅持,我拍完就回頭了啊...)

 

 

這是平溪車站附近一個...游泳池!!!
我們兩個看到廢棄的游泳池有點驚嚇,不知道以前是哪個單位的。
總覺得山裡有游泳池好闊氣啊!

而且那個池子超深的!!
(如果不是游泳池就糗了,哈哈哈)

這次看到的吊橋不是這種已廢棄的就是維修中。
後來煤礦博物館的小姐跟我們說到平溪一定要走吊橋。
吊橋在過去是很重要的;不只連結居民的對外交通,也要運送煤炭。

錯過啦,以後有機會可真得走一走。

本想繼續沿著鐵路往下走,走著走著,
咦,馬路不見了,變成人家的院子。
還不想冒著生命危險走在使用中的鐵軌上,只好回平溪站搭車。
(再度因為大誤點的關係等沒兩分鐘車子就來了...不然照時刻表要等一小時咧)
 
此行最後一站-- 位於十分的台灣礦業博物館(以前的新平溪煤礦)。
雖然門票兩百大洋但我覺得很值得。

我們走錯方向沿著車道上山,
走了很久很久(途中有眼不識館長不肯搭便車),幸好當天天氣不錯。

是的,人客的眼睛沒看錯。
雖然已經五月底了,到了傍晚還要穿外套!!!

身後就是礦坑以前運送煤礦的小鐵軌。
小鐵軌有多小? 只有三分喔! 原來台糖的五分車不是最小的啊!
行駛於小鐵軌上的是暱稱"獨眼小僧"的電力火車。
使用電力200V,是台灣最早引進的電力列車!

坐在上面的感覺很晃,超晃,非常晃。
其實列車經過很多生態很豐富的地方,但是太晃了,
我那天帶的是SONY相機,拍的全部糊成鬼影。

因為我們跟一般遊客不同,不是從大門搭小僧入園的,
覺得沒有好好逛到博物館所以又搭著小僧回園區再逛逛看看。

這邊的館長員工人都很好,也不會因為接近閉館時間就拒載我們。
後來因為我們混到人家閉館,
還搭著員工的順風車去火車站...(本來已經打算延著三分鐵軌走下山)

其實走這一趟,真的學到很多。
以前台灣的煤礦對於我,就是社會課本裡台灣礦產分佈地圖裡的一小塊,
還有《失火的天堂》(可見這本小說多恐怖,情節之可怕半生不會忘,恐怖指數三顆星)。

那段混著血淚跟奢靡的台灣黑金史,我覺得比228更不應該被遺忘...
(題外話os: 要知道、不能遺忘,但是不是拿來當選舉專用的武器,說到這個就氣)

三角龍PS:
沒想到離開平溪支線後又開始追火車。
我們在瑞芳買了到七堵的電車票,打算在七堵換對號車。
下車後為了追當時停在對面月台上的莒光號根本來不及再買票,只好到台北才補票。
我說,有時候人家並不是故意不買票,而是沒空買啊...

我好像用一天的時間體會光復初期永不準點的台鐵。
一直到天色全黑才脫離追逐train追逐公車的命運...

三角龍再ps:
其實啊,台鐵愛誤點是有原因的。
當時除了我們兩個,還有幾個小朋友也在追莒光,
本來已經說不能上車了,後來又讓我們上呢。

真是太有人情味、太剛心了...

三角龍最後一個ps:
出發前一堆人,尤其是恐龍爸跟我叔叔一直說平溪沒啥好玩,兩個小時就可以回家了。
所以我預排的行程只排到四點半。
結果玩到天全黑啊....

因為颱風天肩膀痠痛懶得打太多,博物館部分請參照延伸閱讀:
堂姊的
今日新聞的
(其實根本是因為間隔太久我快忘光了,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網路三角龍 的頭像
網路三角龍

掉入古老歲月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