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雖然只是顆小小的海島,但實際遊玩過後的遺珠之憾,
竟然比去一趟華沙落下的更多。

 

如果要選一個最遺憾的,應該就是福隆新街吧。

 

我們只在第一天入夜後路過(不小心走到的),停留時間就是從街頭走到街尾,
而且因為大部分的商店都沒開,很迅速就結束了。
天黑了,建築看不清,整個讓我很想白天再來一次,但之後卻沒時間再繞過來了

 

 

red.png  

 

這邊應該要掛上大紅燈籠吧,紅燈區沒紅燈好沒fu =P

 

澳門的娼妓業曾經是合法的,但限制只能在特定地區開業。
現在的福隆新街跟附近區域,就是當時的青樓區。
只不過漫步其中,早沒了風月場所的感覺,根本就是一條充滿著食肆與omiyage店的老街。
沒有龜公鴇兒阿姑酒客喧鬧,取而代之的是觀光客歡笑拍照、商店招呼聲。
多數人來只是要吃一碗碗仔翅,少數資本雄厚的人還會吃一下佛笑樓。
(不過我們都沒吃....)

 

澳門的娼妓業過去因為合法,是在政府法令的保護下的。
要掛牌營業(牌照五年更換一次),要繳稅,執業者要有執照。
若染上或疑似染上性病得主動就醫,醫療住院免費。
因為政府會定期為妓女們做身體檢查,若生病沒主動就醫被檢查出來,不但醫藥自費還要交罰款。
從另一個角度看,這是保障妓女與嫖客健康安全的做法。
(而且我想娼妓業的稅金應該很可觀....)

 

青樓文化能在澳門經濟史上占上一席,說起來一樣是LOCATION。
澳門是商業口岸,商人帶來了財,有了錢可以喝酒抽鴉片,
喝了酒抽了鴉片意識不清輸錢輸到一肚子氣,於是到青樓放鬆身心,娼妓業當然就會蓬勃發展啦。
老祖宗把「酒色財氣」這四個字拼成一個term, 整個就是種洞徹人心的智慧啊。
(以上是三角龍亂掰。請看「酒色財氣」
教育部成語辭典正解)

 

除了因官方力挺、客似雲來,1932年香港禁娼也曾把這條街捧上風光的頂點。
不過只有十來年啦;澳門在1940年代就先後禁了鴉片與娼妓業。
但因為博弈業的發展,即使明文禁娼,想必還是有很多換了個名目的色情交易存在吧。
(我都住到放著
震撼性AV體驗廣告的spa中心了.....)



過去「青樓業」興盛時,澳門的青樓可不只這條街,而且還分上中下等級。
不過目前為止得到修復保存的好像只有這一段,所以我應該可以假設這段是當時的上等青樓吧。
那傳說中一戶一女,想當入幕之賓得一擲千金,充滿奢靡氣息...

 

只是現在很商業觀光的福隆新街,
若非漆上紅色的蠔殼窗及夜晚迷濛的光線,幾乎無法與青樓聯想在一起。
那滿樓紅袖招的光景,在還找不到任何照片參考前,
就只是在我的想像中了。
(三角龍好矛盾: 既然都是花魁,哪需要招紅袖,看來真是我的想像)

 

 

三角龍ps:

嗯這就又想到禁娼妓業了。
官方明禁,到底是為了匡正社會風氣,還是想要砍掉管理歡場事業的預算?
(像是執業者的健康檢查啦、抽查統計營業場所安全的人力成本等等)
在某種程度上,娼妓業根本不可能消失在人類社會裡,甚至越「文明」的國家越會蓬勃發展吧。

 

公娼禁了,沒有合法安全的場所,
但是滿街都是掛著理容中心、KTV、按摩院等招牌的「不成文色情行業」,
要是發生火災還是械鬥,根本沒有任何保障(是說某些時候出入的人也不是甚麼好人)。

 

過去處處流鶯阻街,現在靠著網路發達,援交更加容易,
沒有哪個警察閒到天天掛在網路上找援交妹再開單的吧,哪抓得完。

 

再來,進入這個行業的,雖然也有些是因為愛慕虛榮,
但應該也有更多是因為需要錢而沒辦法有其他管道更快賺到錢吧。
(尤其那種要賣了自己養好手好腳好腦袋卻不成才的兄弟的 ← 最氣聽到這一種)

 

三角龍參考資料:
(是的您沒看錯,娼妓史也是一門學科,其實應該需要更多資料的,但我懶)
(是說我幹嘛把遊記寫成歷史報告一樣 Orz)

史默,「澳門色情業話今昔」,九鼎 The Hobbs Journal 35(2010/10/5)
肖米子,「
澳門街深處的葡萄牙文化」,香港紫荊雜誌,中國人民網,2005/01/20
岑逸飛「
福隆新街青樓史」,香港電台文化旅遊系列,200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網路三角龍 的頭像
網路三角龍

掉入古老歲月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