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紀念過去戰爭及犧牲族群設立的博物館及相關景點,是我在旅行中慣例避免的行程。

身為死觀光客,旅行的重點看風景吃美食買紀念品,把過往的悲情強加到旅途中不合時宜。

 

沒想到此次波羅地海遊覽破了自己的習慣。

 

在拉脫維亞時朋友本想參關所有旅遊書都推薦的佔領博物館 (Museum of the Occupation of Latvia 1940-1991),但因為我興趣缺缺,所以他很好心的說也不一定要去。就在我們打算不了了之時,赫然發現該城的博物館在5/1勞動節幾乎全部閉館,結果兩個沒事做的死觀光客最後還是去了沒休五一的佔領博物館。參觀完後朋友說心情有夠差,於是到立陶宛時,我們決定跳過也是所有的書都介紹要參觀的大屠殺展覽(Holocaust Exposition)及其他類似景點。

 

但沒想到,位於立陶宛的第二大城考那斯 (Kaunas)的杉原紀念館(Sugihara House)挑起了我的好奇心,整個讓我決定即使跟猶太人相關我也要去看一下。

 

在沒甚麼東亞人認識的立陶宛裡更少人聽過的考那斯城中,居然有個紀念日本人的紀念館,還有以這位日本人命名的街道及紀念碑,真的讓我很好奇。杉原是哪位? 若看過2005年日本電視台為紀念(?)太平洋戰爭六十年而製作的《來自日本的救命簽證》(反町隆史主演),應該就會有點概念。但殘念的是,我對這類題材實在沒有啥米興趣,所以當年沒有看。

 

杉原千畝(1900-1986)是1939年-1940年的日本駐立陶宛的領事,黑白照片看起來是個儒雅的文人 (跟反町一點也不像!)。

 

這段時間內爆發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整個世界動盪不安,在歐洲還有德國納粹黨發起對猶太人的種族清洗(大屠殺)。德國的猶太人逃亡波蘭、接著又逃到立陶宛,但隨著納粹軍隊的西移,猶太人只能選擇經由蘇聯逃往他處,因此需要第三國的短期簽證以通過蘇聯海關。當時駐考那斯的外國領事們已經紛紛撤離,還未急撤離的領事們只有日本領事杉原千畝跟荷蘭領事Jan Zwartendijk願意發放簽證。

 

日本政府當時並未授權杉原發放簽證給猶太人(即使杉原多次發出請求-基於人道主義的立場給予猶太人過境簽證),但杉原私自發放了2150份過境簽證。在身為立陶宛領事的最後一段時間裡,杉原一直在努力的簽發簽證。領事館關閉後,他在旅館房裡繼續工作。必須離開考那斯時,他在月台上、在火車啟動時仍舊不停手的簽,最後甚至把官印交給猶太人。

  

杉原用自己的職位救了六千多人的性命,但此一行為也讓他在返國後遭到革職的處分,造成晚景不堪。若不是當時受到他幫助的猶太人找到他,以色列並頒予他「國際義人」(Righteous Among the Nations) 的殊榮,日本人大概會繼續掩蓋這份歷史 (不服上命耶,沒有叫他切腹已經很好了吧 =_=),也不可能幫他建設紀念館的啦!

 

 

Pictures     

若日劇沒有亂演的話,這是杉原當時下榻的首都大飯店 (Metropolis)

這座飯店在1899年開業,由俄羅斯建築絲師Nikolai Andrejev建造。

會有照片是因為我也剛好住這家 XD

24小時櫃台的飯店、地點超好 (旁邊是逛街區,餐廳開很晚所以不管幾點回家都很安全←唯一的缺點是隔音不佳,會被午夜後才吃飽喝足回旅館的其他住客吵醒)。重點是價格超好,整個不只是合理根本是撿到便宜,我們在該城住的另一家民宿只比這間少個三歐但整體弱很多。

 


 

早上跟旅館的人問了前往方式後,先閒閒去吃了頓早餐再慢慢出發。

櫃台小姐看出我是個懶散咖,給我的方式是搭公車到山上 (好吧就是個高一點的丘啦)後再走入紀念館所在的住宅區。

大概一切都是注定,懶惰三角龍難得要爬山,還要看這麼沉重的紀念館,就給我個陰天。

 

 hara02   

一路上都有指標,算是在波羅地海標示最清楚的一個點。

考那斯的路人很友善,看到我停在路邊拍照,還以為我迷路了,

很熱心的過來告訴我要怎麼去 (先生,雖然我是路癡觀光客,但指標很清楚啦!)

 

 

hara03  

居然沒費甚麼力氣就找到了,真是破天荒。

 

這是以前日本領事館的原址(不是日劇裡的那棟喔),

門口(應該是)新栽了幾株櫻花。

然後那個很像大門的東西居然是隸屬Vytautas Magnus University (原名立陶宛大學)的亞洲研究所。

然後我偷偷摸摸去拉了一下門竟然鎖著@@

 

 

hara04  

東張西望老半天才看到這塊牌子,也太不顯眼了吧!!!

而且完全是掛在站在大門處看不到的地方。

 

 

hara05  

杉原紀念館的入口竟然在這個不起眼的側門。

然後牌子有夠小塊,然後要不是從窗戶裡看到有人在參觀根本看不出來是不是開著。

 

這麼大一間房子,只有一樓用來當博物館。

一個房間是辦公室、一間放電影,

真正的展廳只有兩個小小的房間。

 

 

hara10

杉原的介紹,以及杉原與家人在立陶宛的生活。

 

 

hara06   

當時的世界情勢,另一位荷蘭領事也有一面牆。

 

 

hara07

領事的辦公室。

後面那國旗不知道是不是當時掛在屋外的,連個標示也無是怎樣

 

 

 

hara08  

辦公桌。

 

這其實是個很值得一來的博物館。

雖然杉原所做的事情表面看來只影響了猶太人,但其實是很有正面意義的。

尤其對於沒有國際觀(趕流行)的台灣人更是一個很好的課外教材。

 

 

三角龍ps:

所以我回家後趁著開始忙之前看了《來自日本的救命簽證》。

現在當留學生跟過去相比真是方便很多啊。

 

 

三角龍參考資料

1. 維基百科 - 杉原千畝

2. 維基百科 - 猶太人大屠殺

3. Maggie Mitchell Salem. "紀念救助猶太人的烈士和英雄". 亞洲時報. 5/18/2009. (url 大紀元時報)

4. "Chiune Sugihara". Northern Jerusalem. 2012

5. Sugihara House (紀念館官網,館內也是完全一樣的東西 =_=)

6. "日本前外交官二戰時從立陶宛救出數千猶太人". 中國評論新聞網. 06/16/2007.

 

 


 

 

好,博物館介紹完了,下面要來小抱怨一下。

這個博物館的門票要10Lt是怎樣!!! 明明有半票的卻堅持那只是賣給學生團體。

(我很白癡付完錢過了幾分鐘才想到學生票的事情,再去問館方就堅持個別學生都要收全票←甲賽啦!)

最誇張的是這個博物館沒有櫃檯的,辦公室就是是真的辦公室,而且也沒有價格表。

我當下真的有種走入黑店的感覺,一整個臉就開始臭。

工作人員是個年輕女生,討好的說我可以坐在領事的椅子上他幫我拍照,我正在生氣就說不用了,現在想想我幹嘛那麼白癡,門票那麼貴!!!! 應該還要趴在桌上拍吧!

 

 

好的,10Lt 不到三歐,說真的也不是那麼貴,但這裡是立陶宛,這個價錢真的非常不合理的高。

考那斯的兩個美術館,M. K. Ciurlionis State Art Musuem跟Mykolas Zilinskas Art Museum 都超大一間門票也不過6 Lt(學生票3Lt),更別說我們去參觀首都附近的湖中城堡一整塊廢墟加旁邊美麗風景也不過7Lt (全票 14Lt)。

整個紀念館裡全是日本人,連電影都是沒有他國文字字幕的日本影片,是怎樣,當日本境內在收費嗎?

 

 

hara09  

還叫大家捐錢 (捐屁錢啦),全世界最有錢的就是猶太人讓他們捐就好了!!!!!

但是日本人真的都會捐啊 (被杉原影響了???)

 

這個博物館的後盾也許還有大學的亞洲研究院,但居然是個這麼膚淺又不多資料的展,也沒有使用很多昂貴的設備(多媒體、3D投影、感應裝置、模型等等),還收取那麼高的費用真的是極度不合理。若門票4Lt以下我就不會吵鬧← 說到底就是小氣 XD

 

我們因為沒事做去看的佔領博物館大概是這邊的五倍大,展出的物件數量雖差不多,但資料版多好幾倍,人家還是不用門票自由樂捐的。

 

 hara11  

也有其他台灣來的潘仔。

但插小國旗的好像都是來拜訪的團體或機構,應該沒有被貴到吧!!!

 

 

全站熱搜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