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去看了貝多芬住過的公寓.
現在也還是公寓, 所以不能進去參觀, 就只在門邊拍拍照意思意思.
對面房子貼著有惡犬的牌子, 很好奇是不是羅威那,
就故意在門口走來走去, 但狗就是不出來吠我.



**貝多芬住過的公寓

拍完了照片又逗不出狗, 我們兩個跳上公車決定回市區敗家算了.
公車轉了個彎後, 恐龍姊跟我說路邊有個好笑的大學.
既然是好笑的大學就應該跳下來拍拍照, 兩人拉了鈴下車,
在那間差不多社區圖書館大小的"奧地利中醫大學" 門口拍照留念.
(中文字還不是楷書也不是任何一種印刷體, 實在有點醜....)

然後我也瞄到路邊有塊指示觀光勝地的牌子.
上面寫的德文看不懂, 不過長得很像貝多芬.

 

**發現牌子

所以我們就沿著街角的老人院(風景超優美空氣超清新環境超安靜)一路往上爬,結果, 還真的給我們摸到另一處景點: "貝多芬遺囑之家".
貝多芬聽力退化後, 就隱居在那個小小院落養病,
因為耳疾的痛苦, 他在小屋裡寫下了給兄弟的遺囑(不過沒有死在那邊啦).

**門牌號碼是六號

正在我們兩個發揮觀光客本色狂拍照的時候, 看顧小屋的老阿伯趿著拖鞋跑出來.
阿伯英文不好, 可是很熱心的要幫我們拍照.
拍完了照片他又引我們到小屋裡, 指著牆上的標價表.
我看到全票兩歐元, 學生票一歐元, 就拿了三歐元的銅板出來.
結果阿伯只願意收兩歐, 一邊很熱情的說: "all student! all studnet!!"
(三角龍: ??啊....|||)

小屋非常的小, 扣掉擺放櫃檯的房間, 也只有兩個小小的房間.
阿伯像是招呼客人的屋主一樣, 先是跑進來指示我們要怎麼參觀,
接著拿著一本貝多芬遺囑多國語言版本來給我們看.
(因為沒有中文版, 照例英文隨便瞄瞄作數, 真是辜負了阿伯的好心)
過一陣子又跑過來, 領導我們看貝多芬的頭髮, 貝多芬臉部的蠟像.
(我沒猜錯的話...阿伯應該是說, 那個是貝多芬死掉後把臘壓在屍體臉上做的|||)
接著比手畫腳跟我說窗戶就可以看到山腳下的教堂, 每天聽撞鍾心靈會很平靜之類.
(後面那句我亂猜的|||)

房間其實用不了幾分鐘, 之後我們又去小院落晃了晃.
阿伯似乎很寂寞, 一直拉著我們講話.
問我們哪裡來, 問我們friendly的中文要怎麼講, 然後拍著我們說: "友善! 友善!"
我們各跟他合照了, 末了要離開時, 他一路送我們出了天井到門口, 站在門邊熱情的擁抱我們.
不停跟我說,
他有個女兒, 在大學裡唸醫科, 長得跟我很像, 但是比我矮一點點...

那是午後, 陽光斜斜灑入天井, 氣氛很悠閒.
老阿伯談論女兒時, 語氣有點驕傲有點寂寞.
他不停重複那幾句話, 似乎有點捨不得我們離開, 害我也很捨不得離開那個小小院子.
我想, 他真的有點孤單吧.
一日日一年年, 守著在住宅區裡, 隱避的小山道上的觀光點.

--其實那並不是很熱門的景點, 因為地點偏僻, 小路又小, 看來旅行團不會上去.
(當然如果是莫札特遺囑之家可能就不一樣了...可惜沒那個東西)
也許要很多很多天, 才會有幾個像我們那樣的悠閒觀光客逛進去吧.
也許就是這樣, 悠閒到無聊的阿伯才會不停跟我重複他有位跟我長得很像的女兒.

**在小屋門口跟阿伯合照


2005/05/05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