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發前就計畫好要在泰晤士河上跨年,
然後新年當日要去看遊行.

可能因為白日一口氣參觀了沉重的倫敦塔跟永不垮下來的倫敦塔橋,
又為了找倫敦地牢走了一大圈 (更過分的是找到的時候它已經關了!)
當我們十點多出現在westminister bridge上時上了年紀的三角龍已經呈現半死狀態.
一路上一堆白目觀光客拍著騎在馬上的警察,
馬都很明顯被驚嚇在亂動了, 警察都制止, 還照拍.
當下我就開始有預感老人三角龍不會喜歡這個活動.


**白日的westminister bridge

隨著時間的接近, 人潮也越來越多.
三角龍的人群恐懼症又發作了, 坐在不知道為什麼放置的木條上漸漸想睡覺.
旁邊一對情侶硬是佔了好大一塊位子而且不停動來動去, 害大頭半個屁股懸在空中.
而且因為動來動去, 那隻欠剁的手臂就一直撞我的腰.
三角龍被撞的越來越煩躁, 仗著人多混亂狠狠給了那隻手臂一拐子,
還很低級裝著不知道一般 .

三角龍: 「啊我真的槌下去了.」
大頭: 「什麼你槌了?」
三角龍: 「對啊呵呵呵呵呵呵....」被人群轟到發瘋了, 神態語氣都像喝了過量的酒.
大頭: 「啊他站起來了! 趕快卡位!!」

十一點的時候開始有法國人歡喜的新年快樂來新年快樂去,
許多人已經喝了很多酒, high到一個神經病.
地上一堆酒瓶杯子啤酒罐, 空氣中一堆煙味還有屁味.
漸漸混亂的場面讓本來就已經不是很high的沒喝酒三角龍更加high不起來.

三角龍: 「大頭你快點high.」
大頭: 「臭恐龍你都不high」
三角龍: 「我好想睡覺啊....」

好不容易等到十一點五十八分.
三角龍抓著像機拍大笨鐘, 拍著拍著大頭忽然叫: 「在那邊那邊啦!」
原來古人三角龍完全搞錯方向.
2005年的現代倒數是投影在河對岸的另一棟大樓上.
我一分心, 相機都不知道在瞄準哪裡.
回家一看除了一點點大笨鐘的身體就是一片黑夜.

倒數結束, 2006年來了.
倫敦的新地標london eye放射出一朵朵燦爛的煙花, 看的目眩神迷.
壓軸的不知道幾個連環大煙花炸的我雙耳轟轟然,
強大的震撼力讓三角龍覺得好像有五百具大砲同時對著我瞄準發砲.

**白日的london eye
三角龍頭髮跟瘋婆子沒啥個兩樣 

**煙火.
這張是大頭拍的, london eye也很清楚

結束後到處都是散場的人潮,
光是下橋就被擠到快要扁掉, 胸腔都快得不到空氣, 感覺好像又被生一次.
三角龍跟大頭怕分散, 兩個人連體嬰似的拉在一起.
忽然大頭叫說有人摸他的屁股, 我在混亂中對他喊說把那隻手拍掉;
才說著就有人趁亂捏了我屁股, 難道這是我剛剛給人家拐子的報應? 那也太快了一點.
右手放在口袋中抓著相機, 左手跟大頭緊緊勾著都沒空所以來不及抓那隻手,
但小氣三角龍端的是有仇必報, 殺錯了人也沒關係.
火氣很大抬腳往後隨便踹了幾下, 也不管踢到誰.

跟著人潮疏散, 還要小心腳步不要被推倒, 不然被倒下後被踩死都有可能.
終於走到了人潮比較少的地方, 大家都可以呼吸了, 我們兩個於是開始尋找地鐵站.
這時忽然有個喝多了的人朝我張開雙臂撲過來,
嘴裡喊著的不知道是新年快樂還是什麼其他的.
我的雙手仍舊沒空但是腳在來得及思考前就先踢出去, 還大喊一聲go away.
他還真的很乖就go away了@@
前面的阿伯回頭一看當場很不客氣大笑起來,
大頭也在笑, 我才意識自己剛剛做了什麼.

大頭: 「哈哈哈哈你踢他!」
三角龍: 「那個是反射動作啦! 誰叫他要用那種氣勢撲過來!」

走啊走, 倫敦最熱鬧的市區都走一圈了, 終於看到一個地鐵站.
我們很高興的走上前去,
卻聽到下面傳來砸玻璃瓶的聲音.
警察們不知道是還沒趕到還是還沒開始處理,
俗仔三角龍就跟大頭說, 我們再找下一個吧...

幸好過了不久又看到一個地鐵站,
也是人潮洶湧啊.
不過距離旅館還不太遠, 而且意外發現了超級可愛的地鐵站,
可愛到我隔天還跑回去拍照.

這就是老人三角龍無力的跨年.
因為被擠的好害怕, 隔天的遊行就不想去了, 行程改為參加蠟像館.
呃~
人要服老, 這種年輕人的活動, 我還是在家看電視就好了-_-|||

三角龍ps
結果遊行好像比跨年好玩, 殘念!
大頭我對不起你~_~

**美麗的煙火.
可是我覺得更值得看的是所有的人都抓著相機或手機在拍,
超好笑的.
可惜不用閃光燈, 我手一直抖到, 每張照片都是糊的~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網路三角龍 的頭像
網路三角龍

掉入古老歲月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