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奧地利的最後一個晚上, 我們聽從旅館的建議到附近的一間家庭式餐廳吃晚餐.
菜單的英文翻譯寫的很詭異, 德文看不懂,
但是我們兩個還是很勇敢點了自認應該會很好吃的東西.
(因為奧地利菜挺好吃的, 加上每天都餓得半死, 基本上英國菜也吞的下去吧...)


然後我們兩個就很放心的喝著超好喝的啤酒.
就在此時, 廚房裡傳來一陣拍肉的聲音,
兩人還哈哈笑: "真是大聲."
"想到肉做的胖子."
"會不會拍的太認真了."
"搞不好跟肉有仇."
"哪桌的肉這麼可憐."

過陣子拍肉聲音沒了.
啤酒快喝完的時候食物來了, 光味道就逼出一堆口水.
先上桌的是我的什麼什麼hunter,
接著是恐龍阿姊的菜.

waitress一走 ,
恐龍阿姊就大叫: "怎麼又是炸肉排!! 菜單上沒有說是肉排啊?"
(在奧地利的第三次肉排)
這時候三角龍已經笑到不行: "剛剛廚師在拍的就是這一塊耶..."


圖:
上-- 奧地利炸肉排, 還要灑點檸檬汁, 吃起來像日本的炸豬排, 可是風味有點不一樣.
下--不知道怎麼煮的豬肉, 好吃到舌頭都要吞下去.
那個煎馬鈴薯更是好吃到不行. 要不是已經吃不下了, 真的會在加點一份side order.

三角龍ps:
然後吃到一半, 廚房又傳來拍肉的聲音....

2005/05/07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