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學期上樂理課.
就跟所有的基礎課一樣, 功課多如牛毛.
我每天狂算那些從來就沒弄懂的音階算到睡覺的時候眼前都一堆音符飛舞.


我覺得粗心應該就是我的個人風格.
前三個功課, 我竟然還把音符的steam畫錯方向(不只上下連左右都畫錯|||),
自己看了都覺得實在有白痴.
不過沒關係, 反正我的人生本來就只有60分, 9x已經是高到不行了.

上課上了幾天後跟坐在附近的人熟了, 坐我旁邊一位黑人媽媽問我要不要隔天對答案.
我覺得無所謂, 萬一對完後真的可以拿到一百那我也滿爽的.
結果不管有對沒對, 我功課拿回來一定還是有錯.
黑人媽媽百思不得其解, 爲什麼對過了答案還是不能拿滿分?
(因為我們兩個一開始就都寫錯, 這有那麼困難想通嗎?)

本來一切都還好,
沒想到過了midterm後事情發展到我恨不得一開始沒有選擇坐在那個位子.

midterm之後當然就進入比較難的階段, 上完了課回家需要消化的東西越來越多.
教授都說之後功課不用照course outline交, 全部都是最後一天deadline.
deadline之前則是隨便什麼時候交都行.
但我怕放著不做會忘記, 仍舊是照著上課進度一步步寫完我的功課.

這時恐怖的事情發生了.
我不知道那位黑人媽媽上課都在幹嘛, 好像教授講的話他從來沒在聽.
某日他拿著進度表上規定要交的作業問我寫了沒.
我說沒有, 因為還沒有教我不會寫.
沒想到他一聽很緊張, 說course outline上明明寫今天交.
我只好跟他解釋不是今天交, 最後一天前什麼時候交都行.
我不知道是我英文太爛還是他英文太爛或者他真的沒有聽人說話的習慣,
只見他很緊張的拿出鉛筆, 在五線譜上塗一堆音符(我猜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
也不管教授正在教新的東西.
大概寫了快45分鐘, 擦擦改改最後仍是一片空白, 他才丟下筆跟我說: i give up.
實在很想對著他叫: 啊是都還沒教你是在寫個屁啊!!

教到最後三課很複雜的東西的時候, 我已經快要被那位媽媽逼瘋了.
其實那個理論我已經懂了, 上課做練習從沒出錯,
但作業上一算幾十個我算到後來眼花就開始粗心.
粗心的下場就是我算錯音階, 擺錯升降音.
隔壁黑人媽媽只要對到我錯的, 就會很熱心的"教"我.
--可是我根本不是不會啊
而且黑人媽媽的教法就是: "blah blah blah...you see? blah blah blah...you see?"
oh my god, 我不想see, 我只想自己重新算一次 and learn from my own mistake okay.

可是又不能叫他閉嘴=_=

然後我教授只接受兩種作業.
一種是用訂書針訂好的, 一種是沒訂可是每頁都有名子的; 不准fold the corner不准用迴紋針.
她已經講了N次我都會背.
黑人媽媽一開始會fold the corner, 不管我跟其他人怎麼講都聽不進去.
之後因為教授不停強調"stapled or separated",
她改成堅持只能交訂好的, 然後每天早上煩坐在前面那個女生借訂書機.
奇怪咧, 前一句是聖旨後一句就是放屁喔?
還有, 就算家裡沒買訂書機早個十分鐘到學校先去圖書館訂一下是會怎樣?

過了不知道幾天, 黑人媽媽終於弄懂了所有的作業都在最後一天前交就好.
所以他開始不寫功課.
可是我還是照寫, 而且我堅持寫完就要交.
結果, 他竟然開始上課寫功課耶(爲了要對答案), 而且從來沒在我下課去交之前寫完.

然後啊我要交作業了他還是沒寫完, 就問我能不能給他抄了當參考.
我這個人對抄功課一向不是很反對,
只要抄的是有standard answer而不是我的創意或申論題或研究報告我都可以很大方.
結果這位媽媽每次都邊抄邊說:
"i copy yours doesn't mean i can't do it."
幹, 我管你can do it or can't do it? is that my bussiness?
給你抄你就閉嘴乖乖抄不會?

抄還會抄錯. 抄錯就算了還認為是我寫錯.
"so you must get it wrong too."
結果那份功課我好死不死竟然拿了個滿分, 黑人媽媽眼珠瞪得都要彈出來了.
我自認那份功課我的字跡難得的整齊, 所以根本不是我的錯.

最後三份功課教授說: due in the beginning of the class.
那三份是extra assignment, 成績好就可以把之前不好的擠掉.
黑人媽媽又沒在聽了, 坐在課堂上寫最後一份.
我們跟他說不用寫了, 教授不會收, 她也沒在聽.
自顧自著講: 因為我之前都沒有拿滿分, 所以一定要寫, 唉你怎麼那麼早就交了.
後, 就說 due in the beginning of the class 你的耳朵是長來裝飾用的嗎?
果然五分鐘後教授宣布交作業時間結束, 接著就發下答案.

黑人媽媽拿到答案後終於相信沒希望了, 開始在那邊對答案.
一如往常, 教授正把握最後一堂課講解義大利文的音樂名詞還有交響樂團的譜.


三角龍ps.
那些功課佔多少? 一份約佔總成績的1-1.5%.
真不知道她拿上課時間在計較那百分之一裡的百分之一爲的是什麼.
結果變成惡性循環, 每天功課都不會寫.
不會寫就算了, 我在專心(對, 專心喔)聽課的時候還會叫我教他.
靠邀.

三角龍再ps.
我的作業還有拿80的咧.
結果我算一算, 全部加起來我才損失學期成績的1.03%.
也就是說, 我midterm比黑人太太多五分, 所以雖然作業輸給她可是我總分還是比較高.

課結束了, 哈裡路亞.
要不是沒有這位媽媽我應該會上的更開心,
教授超有個性(講話很沒氣質)可是又超耐看(結果越看越覺得她很有氣質).
重點是又超會教. 我從來沒想過我能在樂理課從頭醒到尾.

2005/07/23

全站熱搜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