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小孩是我當年住的轟使嗲(homestay)家庭的小孩。
小我五歲,長得很可愛,我記憶中的他跟CSI vegas裡的Archie很像。

  

在他家過的第一個夜晚沒見到他,因為我到的時間太晚了。
隔天是假日,沒人叫我,我睡到七晚八晚才起床。
門邊放著一隻老虎玩偶,身上貼著一張筆記紙,醜醜寫著「hello!」,
這是轟小孩給我的第一個招呼。

  

後來我才知道老虎是轟小孩的stuffed nanny,
那時他大概覺得讓老虎代替他跟我打招呼是最恰當的。
(btw, 他常常拖著老虎尾巴,結果有天尾巴斷了,
他竟然不給他老母拿來讓我修理,更天兵的是還指定要綠色的縫線.....)

  

當時我的英文之破,聽力大概可以懂60%,閱讀書寫基本上是幼稚園程度,
口語能力應該只有牙牙學語的嬰兒比我差。
轟小孩跟我不相上下,雖然只是華人第二代,但據說小時候在保母家度過大部份的時間,
所以聽力大概70%,閱讀書寫口語能力學齡前。

 

理論上我跟轟小孩應該是完全無法溝通的,但事實卻不是這樣。
但因為他是個可愛的小孩,我用破英文跟他溝通沒壓力(講錯也沒啥好丟臉)。
加上以一個小學小孩而言,轟小孩實在超有愛心跟耐性,
不但會盡力聽懂我的意思,還會慢慢引導我講正確的英文,
一陣子後很神奇地我的英文不再那麼破了@@
(轟小孩最後不知道往哪發展,他要是念ESL教學應該可以賺翻吧)

 

到最後竟然還變成我幫他寫中文學校的作業他幫我寫ESL的功課,
寫完了各自去玩樂,整個很合作無間啊!

  

當然那時候我也沒幾歲,有時候也會為了莫名其妙的事情跟轟小孩嘔氣。
而且想起來真的很幼稚,因為後來怎麼和好的我完全沒有印象。
莫名其妙吵架,莫名其妙又好了,繼續合作無間地交換作業。

 

高中還沒畢業,我就離開轟使嗲往北方前進。
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情,轟使嗲聽說烏煙瘴氣,
我們無法也不想淌入混水裡,一年半後我家再也沒跟轟使嗲沒聯絡。
當然也跟轟小孩失聯了,這是我覺得比較可惜的地方。

 

 

再怎麼說他也是讓我的英文聽起來有點像ABC(別人都沒騙我的話)的「功臣」啊。
如果每個人的一生裡都會有很多貴人,我想轟小孩也算是我的貴人吧。
(即使我完全不覺得現在的我英文真的好上天甚麼的....)

 

 

三角龍ps:

住在轟使嗲的那段時間,算不上快樂。
而且回想起來,轟媽其實收的錢多過他做的事情。
那段時間我沒學會開車認路,甚至零用錢也拿得很少。
我還很乖巧幫忙做家事,他媽的,我是在成熟甚麼啊!


現在多了幾年歲月增長,回想起來,雖然好像吃虧了,
但那段時間裡我學會了講英文、學會了更獨立勇敢、學會了觀察,韌性也變強,
對之後的人生走向(還人生走向,講得好像我已屆古稀),影響是正面的。

 

所以我在溫哥華的時候,爸媽朋友想送小孩暑假來學英文,
我都直接說,請送歪國人家的轟使嗲,在我家沒用。
雖然我都保證會協助關心不會讓小孩住到不好的轟使嗲,
但可能我表現得太沒義氣,一直到我離開加拿大,真正暑假來遊學的只有我表妹 XD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