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回家,遇上多年前搬走,現在又搬回來的老鄰居。

 

我們兩個在同個樓層走出電梯,他大喜: 「妹仔!」
我: 「?」
鄰居: 「你是妹仔啊! 隔壁這間對不對?」
他知道我們家一直沒搬走,所以喊得自信十足;
只是我對這位鄰居、對「妹仔」這個稱呼都毫無印象。

 

我:「???」
鄰居: 「你還有個弟弟對不對?」
我:「我是有個表弟.....」
謎底解開了,他口中的妹仔,應該是小我四歲的表妹。

 

當年一層樓的孩子們全部年齡相仿。
只要其中一家的孩子被放出來,就會蹲在別的孩子家門口叫人。
通常A叫了B,B與A一起叫C,ABC一起叫D,
於是乎蹲在鐵門前的孩子就越來越多,陣仗大咧。

 


那時候大家都用同一種鐵門,上下為欄杆,中間是一塊鐵板。
下面的欄杆高度剛好夠小孩子蹲著觀望。
我也有個印象,等電梯的空檔,總跑到某家門口蹲著,
對門內大喊「喂~~~」

 

但是,「喂」叫甚麼名字、長甚麼模樣,我也完全沒印象了。
我只記得跟我們家連在一起的家庭,有個頭髮很漂亮的姐姐。
長髮姐姐總是打著一條黑黑亮亮的長辮子,像這層樓的公主似的。
印象中去過他家一次,他拿玩具出來招呼我們,都是我家不會出現的高價玩具。
還記得恐龍阿姐跟他說: 「芭比不要拿,會弄壞。」
可是當時的我好想摸摸看芭比娃娃啊。
那長著一張大人臉,頭小小身體瘦瘦的金髮洋娃娃。
我才不會弄壞。我說。
但年紀太小說的話沒信用,那次終究是沒有摸到芭比娃娃。

 

長辮子姐姐有個弟弟,好像是跟我表弟同年。
兩個男孩子常常玩在一起,但幾年後弟弟生病過世了。
表弟不知道,放出來還是蹲在人家門口叫他的童年好友出來玩。
雖然我對隔壁太太的印象也很淡薄,但我想他當時聽著我表弟的聲聲呼喚應該心很痛...

 


後來隔壁一家就搬走了。
我遇上的鄰居也搬走了。
還有一戶好像更早前就搬走了。
剩下我們跟最後一戶從沒搬家,維持著不錯的鄰居關係。

 

有位長輩(不是我家族的)跟我說過,
他覺得國宅是最不應該出現在台灣的建築。
因為國宅的建設,造成台灣傳統三合院的生活型態完全崩落。

 

但以我住國宅這麼多年的經驗,我覺得雖然也會遇上不對盤的人,
但整體說來台灣人跟鄰居的互動反而是在國宅裡保留得挺好。
如果今天是住在一樓只有一戶兩戶的高級住宅區,大家會有機會跟鄰居聊天嗎?
(搞不好連隔壁那家有幾口人都搞不清楚咧....)

 

是說,就算國宅沒出現,也無法阻止高級大廈的興建。
然後我們這邊就繼續是貧民窟,各處窮人全部都擠在這裡,
矮房子違建拼命往外搭蓋,這樣子是有比較好嗎?
還是說,從來沒有國宅這種東西,直接跳到華廈,大家瞬間都不認識鄰居,
這樣子台灣傳統能夠更完整地保留嗎?
(嗯我想長輩講這些的意思應該是: 當年外省人根本就不應該來,沒那麼多人就沒有國宅的問題....)

 

三角龍ps:

所以算起來我好像也是有青梅竹馬的,
but I was too small to remember.
(以上事件由阿嬤提供)

 

 

全站熱搜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