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重看了金庸的《白馬嘯西風》。

  

因為一張地圖,
小女孩李文秀被爸爸媽媽帶著一路從中原逃到回疆。
追趕他們的人太多,最後小女孩的父母過世了,

白馬馱著她,到一個漢人老人家門口。
孤單的老人收留了小女孩,殺了孤身追趕而來的強盜。

  

其他的「漢人強盜」,找不到小女孩,
就劫掠了哈薩克人的部落,殺了好幾個人。
從此,哈薩克人孤立了老人跟小女孩,
非不得已不與他們往來。

  

回疆勇士的妻子跟大兒子都喪命了,從此他覺得所有的漢人都是壞人。
他要兒子生生世世痛恨「真主降罰的漢人」,
還因為兒子跟小女孩成了朋友,就把兒子打得死去活來。

 

小女孩孤孤單單地長大了。
有天遇上了一個奇異的老人,學了一身武功。
這時候當年的漢人強盜出現了,小女孩扮成男孩,
夥同哈薩克族的人,出發追蹤漢人強盜。
沒想到,漢人強盜沒追到,到先遇上了「惡鬼」。
惡鬼殺死了駱駝跟青年,還擄走了貌美如花的哈薩克少女。

 

後來大家才知道,這個「惡鬼」是教導小女孩武功的高手,
是一個犯了錯被趕出回疆的哈薩克人。
哈薩克惡鬼殺人不眨眼,光靠小女孩一人打不過,
為了保護小女孩,漢人老人挺身而出。
最後哈薩克老人跟漢人老人都死了,小女孩又是孤伶伶的一人。

 

痛恨漢人的蘇魯克忽然醒悟,漢人跟哈薩克人對打時,他想也不想就協助漢人。
原來,漢人裡有好人,也有壞人。
有好的哈薩克人,也有壞的哈薩克人。

 

以前看這個故事,我跟其他人一樣,
只看到「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歡」。
現在重新看,卻有了新的想法。

 

哈薩克勇士狹隘的民族二分法,跟台灣政治好像。
本省人一定是綠的,外省人一定是藍的。
本省人一定愛呆丸,外省人一定要把台灣賣給阿共仔。

 

說真的,我個人認為持有這種想法的人,
只是暴露出他們的眼界狹窄、跟對台灣的不了解而已。
台灣是有大到他們需要蓋起高高象牙塔躲在裡面打嘴砲嗎?
能不能移動尊貴的雙腿走下來看看實際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是甚麼樣的人?

 

外省人,分很多種。
外省權貴、眷村子弟、被國民黨徵兵抓來的、孤身逃難來的。
本省人,也分很多種。
土地被分掉/親人被迫害的的本省權貴、靠土地改革翻身的佃農、走過貧窮白手起家的工商階層,
還有,在台灣出生的,不管是第幾代,或家族裡有沒有所謂的外省人。

 

外省權貴,我恰恰好認識幾個。
講起台灣,又落後、又貧窮,人民沒品味,
穿著土裡土氣、踏著木屐走路吵死,吃個飯湯湯水水滿桌淋漓。
他們自己呢,穿金戴銀,吃飯無比講究,
竹筍只能吃筍尖、不合口的東西嚐了一口呼天喊地整盤倒掉。

 

沒有權但很貴的外省人,不巧我也認識一戶。
這種背景的外省人其實還滿可憐,地位只比窮酸逃難來的更好一點點。
他們在台灣被喊做外省人,還好當時上船帶了點金子、腦子也還可以,
所以就跑到新大陸去生活。
沒想到新大陸人的說他們是外國人,一氣之下衝回去祖國,
結果他們的親戚不但排隊要金子,還一口一個「台胞」。

 

偏激的海外本省外省人,怎麼這麼剛好我知道好幾個。
台灣被外來政權攻占了,不回去了,乾脆小孩子不教中文。
反正台灣說我們外省人中國說我們台胞,乾脆留在美國落地生根好了。
千算萬算,忘記算美國人好在乎血統這件事,
之後出生小孩不管到了第幾代不管中文會幾個字,
所有的文件上不是Asian American 就是 Asian Decent,
路人甲乙丙老問你在家講不講中文? 你數學一定很好,我想你覺得動物內臟很營養...

 

本省權貴的漢奸,我曾經與之生活過一段不算短的時間。
身為被國民黨欺壓的本省權貴,卻嫁了個外省權貴。
總是很矛盾地一邊罵著蔣臭頭,
破壞台灣的一切四萬兌一塊逼死台灣人228事件根本是讓台灣人絕種,
一邊用外省權貴的嘴臉貶低台灣,
交通亂、空氣差,活似台灣是窮山惡水不適合住人。
那你幹嘛又回來買成藥看醫生了?
我們有很歡迎高貴的假米國人回來使用我們台灣的健保資源嗎???

 

本省非權貴的菁英,也有一部分超級ㄍㄟ掰。
最偉大的體現在於,小孩子一概不教台語。
會台語的小孩好吃虧,不但被看不起,
而且會跟爸媽一樣講得一口台灣國語,所以最好是連聽懂也不要。
聽起來宇宙無敵霹靂瞎,我還曾嘲笑朋友是你爸媽懶得教你吧?
等到我又不小心認識了幾個在台灣出生長大血統純正但不會講台語也幾乎聽不懂的台灣(本省)人,
我才驚覺原來朋友沒有唬爛我。
(但真諷刺現在這些小孩因為無法跟祖父母溝通、看不懂綜藝節目的笑點、聽不懂公司飯局的對話等因素而好想學台語)

 

很可愛的「外省人」,卻是我這輩子認識最多的。
麵食館的老闆,操著渾厚的北方腔,
把精緻好吃價位又無比美麗的包子饅頭水餃韭菜盒餡餅蔥抓餅送到我面前。
街上的婆婆媽媽,一口柔軟好聽的外省口音北京話,
但一轉頭馬上調頻到不太純正確很流利的台語,在市場裡聊天兼殺價。
不會講台語的同事比14歲出國的我還懂台灣。
外省同學的台語跟我一樣流利,還懂極之鄉土的人才會使用的字彙。
還有我舅舅,台客界他認了第二可能沒人敢摘下第一名頭銜。

 

這些「外省人」們住在台灣的時間超過一甲子,
再怎麼長壽的人換算下去也已經在台灣生活了超過他們2/3的年紀。
如果在美國出生的第二代,是美國人,
那台灣這麼多「台生」跟他們的孩子為什麼還是外省人?
如果十多歲移民到美國的人是美國人,
那台灣那些學齡前逃難來、青春期退守來的娃娃兵,
為什麼現在都已經六七八九十歲了,還是外來者?

 

兩百年前唐山公娶了番人媽,所以我們都有平埔族的血統。
然後我們這些外來的漢人甚麼時候理所當然變成本地政權?
那請問原住民族的權力與利益哪兒去了? 他們人少活該要被我們這些漢人欺負了?

 

去年很紅的龍馬傳裡,龍馬講過一句話:
「總有一天,我們不會在乎自己是甚麼藩的人,而會對大家介紹我們是日本人」。
現在的台灣人,對外已經稱呼自己為「台灣人」,
為什麼在這塊小小的島嶼上,還要繼續爭論著無謂的省籍問題?

  

本省人都不會作奸犯科欺壓良善收黑金走後門?
外省人都不可能做好事存善意對台灣真心?
說真的,在「光復」已過了66年的現在,
還抱持著這種想法的人,可不可以請你們邁開腳步向前走,
能不能不要繼續活在消失的1950年代?
看看你們口中的「外省人」(與後代)是不是跟台灣那麼不熟?
而當年那些無法忍受國民黨而遠避他鄉死不肯學國語只講英文與台語的「本省人」(與後代),
是否還是對台灣這麼了解這麼熱愛?

 

過去的歷史是歷史。歷史是沒有對錯的,只有勝敗。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勝者有全對他心得到的子民與土地做任何處置。

 

所以,可不可以,拋掉省籍意識。
二分法不適用於族群;
又不是演戲,哪來一定的好人或壞人。



全站熱搜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