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氣溫的台北市下午,
我捧著一杯熱得燙手的咖啡坐在會漏風的窗邊.
(因為會漏風所以還是好冷啊)


已經塞得亂七八糟的街道忽然出現兩台發財仔,
上面釘著大大的標語, 還一路放送--

(不是哪裡在打折還是商店新開幕啦!)

外來殖民政權滾出去 (意思類似)

============忽然覺得這場景很熟悉================

拉回我在溫哥華的時候.
有次在downtown街上等公車.
溫哥華有來自世界各國的觀光客、留學生跟移民,
那條街上公車很方便, 因此等公車者各國人種都有.

那時也是這樣一個冷雨天,
對街忽然一個白人對著我們大喊:
"get back to freaking asia!!!"

當時認為是個種族歧視者, 也想給他嗆回去:
why don't you get back to your freaking europe?

<後來才漸漸了解,
很多白人認為工作機會減少是因為亞洲人口的增加>

<跟台灣有些人認為外勞會造成台灣人沒有工作的心態類似>

=======================================

台灣現在的情況有點相似.
叫人家滾回去的, 其實也是外來者, 只不過來的時間早了那麼一點而已.
若以先來後到來衡量,
最有資格喊出"殖民政權滾出去"的口號的, 是原住民吧?

我覺得到這個年代(距離芋仔們上岸又過了五十多年),
在要特別圈出一群該滾者實在有點困難.
當年上岸的老芋仔剩下多少? 佔總人口很多嗎?
一定不會多過在台灣土生土長的芋仔/芋仔番薯(例如我啦哈哈哈~)

台灣的社會就是這樣子了.
不把族群成見拿掉, 台灣根本不會進步, 只是原地踏步或者倒退走.
何況時代不同了,
當年因為族群間語言不通會有很摩擦,
現在大家都可以溝通了怎麼反倒更加溝通不良啊?
煽動大家互相仇視是唯一的溝通方法嗎? 又不是武俠世界.

硬要做區分本省人或外省人,
我覺得很像拿支麥克風去美國街上問那些土生土長的華裔
"你是中國人還是美國人"
一樣地白痴.

我是絕對不會認為自己是福建人的.
我表妹也不可能說她是河南人.
我們頂多會說: 我xx(長輩)是xx(地名)的人.

國旗歌都說了, "毋故步自封", 都沒有在聽?
(啊我忘記了, 中華民國根本不被承認, 國旗歌是放屁)

網路三角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